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周关】保护欲

周巡x关宏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1.
周巡第一次注意到关宏峰,是因为保护欲。

当时关宏峰穿着件黑色长风衣,很显身材的那种,整个人修长有力,脖子里挂着条紫色围巾挺扎眼的,长相清秀白净,怎么也看不出已经是一个警衔不低的人。

这样一个人站在一老太太摆的菜摊子前,被拉拽着嚷嚷,“你撞倒的,就是你,你要赔我的。”

关宏峰眼睛水润润的,不知道是不是气的,不过他觉得关宏峰这种人大概不会生气,他耐心地跟老太太解释,“我走外边的,你在里面,我不可能碰到你。”

老太太一听就开始撒泼,扯着嗓子嚎得惊天动地,就差坐在地上痛哭了。关宏峰一看傻了眼,扁了扁嘴就想掏钱。

周巡目光一直紧紧盯在关宏峰身上,自然没有错过那一瞬间他近乎委屈的表情。周巡登时就觉得心被扎了一下,酸,疼,呼吸不上来。他绝望的发现自己心底油然而生一股保护欲,呸,这是个什么鬼,对着一个大男人有保护欲么。

他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又无法克制自己向关宏峰靠近。他一把抓住那人正在掏钱的手,用自己最酷的姿势取下墨镜,甩了甩刘海,怒道,“她在讹你,你知不知道,对付她这种人给钱解决不了问题,就该打一顿。”

说着他抬脚就要往老太太摊子上踹,还没踹下去,就被人拉着手拽了一个踉跄。回头一看,不就是关宏峰那祖宗吗。

他眼睛还是水润润的,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这样也不能解决问题。”

他把周巡扯到一边,上前给了老太太五十块钱。老太太还想说什么,一看关宏峰背后的周巡凶神恶煞地瞪着他,连忙低下头去装作收拾摊子的样子,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

周巡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关宏峰风头正劲,又跟他同龄,他偷偷观察很久了,办案手段他是佩服的,但是这生活方面,怎么看着这么像棒槌呢。

“算我多管闲事。”周巡转身要走,手腕上却传来一股拉扯的力量,把他又拉了回来。他一个转身,才发现自己跟关宏峰贴的极近,近到他能看见对方脸上的绒毛。他仔细看了一下,嗯,阳光下是金色的,还有这家伙皮肤真好,跟糯米做的一样,好想咬一口。

“到底行不行。”

“嗯?什么?”周巡惊醒,才发现自己居然沉溺于这人的美色。

“我说,我请你吃油泼面。”

风扬起他的黑发,还有他唇角淡的看不见的笑意,那是周巡第一次有吻一个人的冲动。

2.
那天的油泼面很好吃,关宏峰的提议也很吸引人。周巡并不想堕落,不想被警队开除,他只是,不知道在这样一个警局里,要怎么实现自己的理想,怎么贯彻自己的正义。

他成了关宏峰的徒弟,整天跟着跑前跑后,因为同龄,老师什么的叫不出口,干脆就每天笑嘻嘻的叫他老关。看他秀气的眉毛皱起来,想发作又憋回去的委屈样,他心里就莫名的开心。

有一次他从关宏峰办公室出来,就是那种开心,想到关宏峰那双眼睛认真地看着他说我不老的样子,他脸上就克制不住地傻笑,赵茜看见了捅了他一肘子,怀疑地说,“你不是恋爱了吧。”

“有吗?”周巡揉了揉自己的脸,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表情,一想到关宏峰嘴又咧开了,但他还是嘴硬,“没有吧,我还是原来那样儿。”

赵茜怀疑地走远了。

周巡在说谎,他不再是原来那样了,他变得积极,变得越来越优秀了。

关宏峰是他的救赎。

3.
周巡一直觉得关宏峰打架不行,所以老有意无意护着他,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能他周巡上的绝对不劳动关宏峰。

正好关宏峰也不喜欢那些撸袖子动手的活儿,所以能让周巡上的都指挥周巡上了。每次周巡接到任务都乐颠颠的。

赵茜从里面咂摸出了点不寻常的味儿,她跟新来的法医高亚楠吐槽这件事,问她为什么她觉得周巡这态度有点不对呢。高亚楠对着远处的周巡翻了个白眼,说道,“不就是像咱们队里那条黑贝见着主人的样子么。”

赵茜恍然大悟,原来,是周巡太狗腿了啊。

周巡经常性的会受点皮肉伤,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都拒绝去医务室。

“这点小伤,去什么医务室,过几天就好了。”

他以前是警队里出名的刺儿头,见着谁都没好气,确实有受伤不去医务室的习惯。但是他现在不去医务室有别的原因。因为他第一次拒绝去医务室的时候,关宏峰拎着药箱去找他了。他微微扬起头垂着眼睛看他,语调清冷的说着“脱衣服”,这种话,害得他一个激动差点没扑上去把人办了。

当然他周巡不是禽兽,同时对着关宏峰他也是个敢想不敢做的怂包。所以他只能每次受伤后都暗搓搓的装作全天下都欠他的样子,然后等着关宏峰给他上药,然后成功让所有血液都跑到下半身,再去厕所里自己解决。

他病了。

相思病。

4.
周巡觉得,关宏峰不办案的时候,气息是收敛起来的,没有那种凛冽的气息,他整个人看上去甚至软乎乎的。那是一种同时激起他保护欲和施虐欲的气质,当然他落在行动上的是保护,施虐欲大概只存在于他的一个个春梦中。他妄想着有一天能看到他因为快感而哭泣的面孔。

那天他们三个警察便衣去酒吧里盯梢一个涉毒的犯罪嫌疑人。那犯罪嫌疑人竟叫了一杯酒给关宏峰。周巡想拦,但是关宏峰已经接了酒,跟目标去舞池里嗨了。

舞池里人多,不利于观察,等他们冲进舞池里怎么找也找不到关宏峰的时候,才知道人被带走了。周巡也不确定那嫌疑犯是不是察觉到了这是警察盯梢,所以故意吸引关宏峰的注意,并且带走他企图威胁警方。

如果对方知道了他们警察的身份……

周巡手脚发冷,不敢往下想。他脑海里闪过关宏峰的脸,觉得全身的暴戾因子都在沸腾、涌动,他快要克制不住自己毁灭这个世界的冲动了。

还好这只是一次见色起意,歹徒智商并没有察觉自己约炮的对象是个警察,还把对方带到了自己藏着货的屋子里。

周巡回支队,利用关宏峰的手机确定了他的位置,然后带着人把那个嫌犯的老窝给掀了,还狠狠踢了那人几脚。他略过其他人去扶起关宏峰,关宏峰状态不是很好,脸上泛着潮红,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人。

来的人无论男的女的,都不太敢看现在的关宏峰,总觉得他一双眼睛勾魂儿一样,要把人七魂六魄都勾走了。只有周巡还招架得住,他心疼关宏峰,于是只好由周巡带着关宏峰上了车,准备送去医院看看怎么解决。

周巡把人放在车后座上,正要离开去驾驶座,冷不丁却被抓着领口扯了回去。

他压在关宏峰身上,热量从两人接触的地方升起。关宏峰凑在他耳边轻轻喘着气说,“我不用去医院。”

“你你你……你不去医院去哪里。”周巡惊了,此时此地此景,难道……

关宏峰哼笑了一下,直接把周巡的理智给带走了,“我很清楚我吃了什么,你也很清楚。”

“去我家。”关宏峰说。

“好。”这是周巡的回答。

一眼误终身。

—————完—————

评论(1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