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水粤】白色海豹(一发完)

一只海豹精的故事(x
水哥南极企鹅微博发散出来的沙雕文(x
—————————————
去南极考察,其他人都是奔着那块大陆底下蕴藏的矿物去的,王昱珩不是专业的研究人员,他跟这个团想要的无非是风光,还有那些永远令他着迷的动植物。

潘粤明是一只特别的海豹,他觉得自己活了很久了,作为海豹并不能思考太多的东西,他每天下海捕鱼,上岸晒太阳,有时候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他总觉得有股力量要破体而出。

王昱珩站在一块大岩石上四处眺望,无意间看见一团雪白的物体从海里钻出来,拍着短短的四肢爬上冰面,似乎是要找地方休息。

他发现了一只特别的海豹。他皱起眉头,呼吸因为未知和好奇变得短促。

南极很冷,生物大多是深色的,方便吸收热量,尤其是海豹这一物种,在已知的品种里,除了幼年格陵兰海豹,根本没有纯白的。这只白色的海豹,明显是成年海豹,难道是某个未发现的品种吗。

带着探究,他飞身跳下石头,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只翻着肚皮晒太阳的白团子,颤抖着掏出手机远远地给这只海豹录像。作为动物学相关知识丰富的学者,他明白这时候要先观察,不能轻举妄动,不然小小一个错误可能就会失去这只海豹。

海豹晒了多久太阳,王昱珩就在旁边看了多久,直到海豹回到海里他才遗憾地离开。

回到营地里,他暗暗期待着第二天还能见到这只白色海豹。

潘粤明发现自己经常晒太阳的地方来了一群陌生的客人,他们在冰天雪地里搭起了一个个形状奇怪的建筑,还有一个人老是不远不近地躲在石头后面偷看他。

干嘛总是离那么远啦,他翻出自己的肚皮,让阳光洒在上面,南极真的好冷啊,为什么不过来跟他抱团取暖呢。他们海豹都有抱团取暖的习惯,但是别的海豹都是黑色的,只有他是白色的,他是个异类,没有海豹愿意抱他,他真的好想试一次抱团取暖哦。

连续看了好几天白色海豹,王昱珩已经确定这里就是海豹的栖居地。虽然海豹大多是独居动物,但是也是社交性的动物,这只海豹,看上去格外孤独呢。

他坐在床上,翻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和照片,看着那团憨态可掬的白团子,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他住的是用保暖材料做的小屋,外面一层是铁皮焊成的,用来抵御寒风。这时他听到外面的铁皮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他疑惑的开门查看。

打开门,王昱珩觉得自己的时间在那一刻停止了,连风都不再刮,或者说他感觉不到了。那只白色海豹,就在那里用黑亮水润的圆眼睛看着他,南极亮到刺眼的阳光下他短短的白色绒毛分毫毕现,更不用说他胡须上滚滚抖落的水珠,让他有种扭头回屋提起画笔的冲动。

潘粤明放下嘴里的鱼,露出了一个笑容,没错海豹是会笑的,而且相当可爱。他还恨不得自己是一只海狮,能立起来给面前这个人鼓鼓掌,表示自己的友好。

王昱珩震惊地捡起地上的鱼,这这这,这是给他的吗???

看见王昱珩拿起了自己的鱼,白色海豹拍了拍尾巴,整个都透出开心的味道。

王昱珩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还好其他人都出去考察了,没人看见这只海豹。

他打算蹲下去摸一摸这只白色海豹,但是觉得自己已经打完招呼的潘粤明一拍尾巴,一溜烟儿的跑了。

看着海豹绝尘而去的背影,王昱珩一脸懵逼地收回手,只好提着那条鱼去了厨房。

厨师正在做饭,跟他大眼瞪小眼,王昱珩一脸严肃,气氛一度非常僵硬。

“你抓的?”

王昱珩摇了摇头。

“你想吃了这条鱼?”

王昱珩又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这里用的是速冻海鲜吧,能帮我把这条鱼冻上么。”

“当然可以,但是……”

“这是我这次考察要带回去的纪念品。”

“哦哦哦,懂了懂了。给你冻上,到时候带回去。”

“千万别吃了。”王昱珩最后叮嘱道。

第二天王昱珩又去了潘粤明常去晒太阳的那块冰面,这次他没有躲着远远的看,而是大大方方地坐在岸边,等着他的海豹的出现。

那只海豹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心了起来。他兴高采烈地扑腾到王昱珩身边,想都没有想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王昱珩看到海豹朝他扑过来的时候,脑子里飞快地计算了一下以海豹的咬合力他会在多少秒内头骨碎裂。他感受到新鲜海水落在脸上,海的味道将他包围,刚从零下几十度的海水里出来的海豹紧紧贴着他,湿冷的感觉透过厚厚的防护服,然后又因为海豹的包围而变热。

海豹翻了个面,侧躺在冰面上,紧紧的抱住王昱珩,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原来拥抱的感觉,是这样的。

头并没有被咬碎的王昱珩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拥抱,难道是白色的皮毛让他太冷了所以才找他抱抱的吗。他伸出手,抚摸着白团子头顶的毛,毛硬硬的,逆着摸有点扎手,顺着摸极其水滑。海豹的皮毛也是偷猎者的主要目标,这么稀有的一只白海豹如果被发现肯定要卖出天价吧。

他心疼的摸着这只海豹,恨不得能偷回去自己养。

那天之后,王昱珩觉得自己已经和潘粤明成为了好朋友。潘粤明也是这么想的。这个人真的好好啊,会陪他一起坐在冰上晒太阳,还会跟他抱抱,还会摸着他的毛跟他聊天。

虽然他不能讲话,但是他能听懂王昱珩在讲什么。他有时会跟他絮叨南极风光有多么好看,有时候会说点其他气候带的故事,温带、热带、亚热带,那里跟南极截然不同。

潘粤明很喜欢王昱珩故事里的那些地方,也很喜欢王昱珩这个人。

美好终究会走到尽头的,王昱珩和他的考察团要回去了。他最后一次跟潘粤明一起在冰上晒了太阳,摸着他的头跟他告别。

白海豹看着王昱珩悲伤的眼睛,和他对视。第二天他孤独地在空无一人的营地周围走了很久。

他落寞地走回岸边,清澈的海水倒映出他作为海豹的样子。他又是一只孤独的海豹了,一个没有抱抱,也没有故事听的海豹。

王昱珩回北京之后,把自己收到的那条鱼做成了标本,挂在了自己家里。

从南极回来之后一切都好,该画画就画画,该上节目就上节目,一切照旧。只是有时候他会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反反复复的拉回来,重播。

有一天他在咖啡馆,出神地看着手机里白色海豹的视频,露出一个人类看到可爱猫咪时的傻笑,然后笑容渐渐消失,变得惆怅起来。

这时咖啡馆的门被拉开,一个人进来了。他有着温和的下垂眼,里头好像随时盛满笑意,四肢修长,明明很瘦却还是给人一种憨态可掬的感觉。

他走到王昱珩身边停下,头凑过去看了看手机。

“还留着我的视频呐。”

王昱珩惊疑不定地抬起眼,“你……你是。”

“那我是不是可以猜测你还留着我的那条鱼。”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有一点调笑的意味。

王昱珩现在可以确定这就是那只海豹了。

“对了我有名字了,自己起的,叫潘粤明。”

王昱珩把潘粤明带回家。

“你到底……”

“我是海豹精嘛,你就当,是妖精的一点小戏法好了。”

潘粤明踮起脚从背后趴在王昱珩身上,王昱珩微微蹲下来,好让比他矮一点的潘粤明抱的更舒服一点。

这只海豹连随便抱人的习惯都没改。

“人类不会互相之间随便抱来抱去的。”

王昱珩觉得既然要做人了,有的事情还是告诉他比较好,虽然这样他也会少很多舒服的拥抱。

“我知道啊。”潘粤明说,但是仍然不打算从他背上下去,他歪了歪头,凑到王昱珩耳边,“我只是想抱你而已。”

他看到了那条鱼。

原来不仅是他在想他而已。

———————FIN———————
海豹作为动物有发情期,十二月,嗯………【快停止你的沙雕脑洞……

 @314 悄悄艾特一下萌到我的314太太,海豹真的很可爱啊(x


评论(3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