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水粤】至味(二)

剧组收工晚,开工也晚。但是熬夜有时候不是睡足了就能补上的。潘粤明一觉睡到十点,迷迷糊糊地起来,穿好衣服出门,酒店的早餐已经结束了。

他坐在空荡荡的自助餐厅里,等着刘胜杰去给他买两个花卷,配一杯不放糖的豆浆。这点东西要顶到下午发盒饭,所以他还会在身上藏点零食,像是话梅啊,肉脯啊,防止中途饿了难受。

算算他辛辛苦苦一整天,也只有晚上收工了能吃点好东西。人生啊,离开了吃还剩多少欢乐。

他困倦地掰开花卷,塞到嘴里,想象着现在吃的是北京最地道的奶油炸糕,香甜酥脆,可能还烫口,但是美味毋庸置疑……

刘胜杰在旁边看着潘粤明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皱起了自己的逗号眉,“这孩子怎么犯傻了呢……”

吃完饭两个人乘电梯下楼去剧组,潘粤明进了电梯,眼神乱飘,像在回味什么东西,刘胜杰眉毛皱的更厉害,寻思着他家老板在想什么。

到剧组化完妆,还没到自己的戏份,潘粤明趴在化妆台上玩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咔嚓一声拍了一张自拍,发了条微博,“准备开工”。

他发的那张图是比耶的,然后又趴在桌上拍了一张,发给了王昱珩。

“我好无聊”

王昱珩的手机震了一下,提示有新消息,是微信。

潘粤明?

世界在那一刻都变的更加明亮起来,王昱珩滑开屏幕,点开那张图,笑了,潘粤明在照片里看起来很无聊,脸上似乎因为造型原因有一道疤,本来这疤应该很凶狠的,但是潘粤明的嘴因为无聊撅着,看起来可爱的紧。

王昱珩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打字回他,“不是要开工了吗。”

“你关注我的微博了啊?”潘粤明发了一个微信自带的疑问表情。

“没有。”

“哦。”潘粤明扁了扁嘴,一想又不对,你没关注怎么知道我准备开工了。

“你骗人。”

“我没骗你。”我只是在超级星饭团上关注你了而已。

“那你怎么知道我准备开工啊。”

“现在是下午,而且你还化了妆,昨天你晚上还来我店里吃夜宵,肯定是现在开工。”

潘粤明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你推理比我专业……”

“演刑侦剧?”

“嗯。”

“晚上还来吃夜宵吗,我今天弄来上好的小羊肉。”

潘粤明一听眼睛亮了,郑重地打下一个字,“去。”

在旁边化妆的王泷正见潘粤明原本死气沉沉的潘粤明突然活跃起来了,把头凑过去,“聊什么呢。”

“没什么。”潘粤明把手机一扣,心虚地说。

晚上出去偷吃可不能告诉他们啊。

“是吗。”王泷正狐疑地看着他。

“是是是,王老师您好好化妆,我先去找导演聊天儿了啊。”他把王泷正的头推开,跑路了。

晚上拍完夜戏,潘粤明来到千水斋的门口,暖黄色的灯亮着,从木门上的雕花透出来,好像停泊在水中央的船家。

门上挂了停止营业的牌子,这家店在等他。

“进来,我看到你了。”

收到这条消息,潘粤明推门而入。王昱珩长身而立,青色的长衫,两人相视一笑,一个进了里间拿吃的,一个找了张桌子坐下,伸了伸懒腰。他在这里感到无比的惬意,有的人就是只要见几面,就好像多年的好朋友一样。

王昱珩今天晚上准备的是冷切羊肉。羊肉大致分为三块,背部,腿部和腹部。其中背部是最好的肉,细嫩有弹性,腿部次之,腹部再次。他当然选的是最好的背肉,放入黄酒,生姜,冷水煮开之后加盐,再加自己调制的卤水煮上一个半小时。拿出来沥干水放进冰箱,此时拿出来切成片,装盘的时候也不耍花头,整整齐齐地一片挨一片地码在盘子里,特别勾人食欲。

羊肉上桌,王昱珩又在潘粤明手边放了一个小酱油碟,防止他觉得淡。

羊肉入口没有膻味,肉香四溢,潘粤明惊叹于有人能将一道简简单单的冷切羊肉做的这么好吃。想张嘴夸夸他,却因为吃个不停开不了口。

王昱珩看潘粤明吃的开心,自己比他更开心。他坐在潘粤明对面,见他一直没动那个酱油碟子,就拉到自己面前,拨了点细辣酱在里面,搅拌均匀,夹起一片肉蘸了蘸,送进嘴里。

潘粤明盯着他的那个酱油碟,抽了抽鼻子,“好香啊,是什么?”

他对一切好吃的都充满热情。

“磨细的小尖椒。”

小尖椒就是那种红红的,小小的尖椒,产于湖南,一般用作剁椒,磨的很细腻之后调进酱油里,格外的香。

潘粤明本身不擅长吃辣,但是这个太香了,他忍不住夹了片肉,放进去蘸了蘸。尝了一口之后的潘粤明根本停不下来了,鲜香麻辣口感丰富的羊肉将他彻底征服。一向不吃辣的人不断把筷子伸向酱油碟。

王昱珩一脸宠溺地坐在旁边,看着他吃,时不时自己也吃一个,从同一个酱油碟里,然后叼着筷子笑的很开心。

吃完之后,潘粤明吐着舌尖在那里呼气,还是有点辣到了。一杯凉水放到他手边,他一口气喝了,双眸微敛,脖子仰起,喉结因为吞咽而滚动。

一个简单的喝水动作,在王昱珩眼里却像文艺电影里的慢镜头,不需要语言就能直击心灵。

有的人天生就是美的。

做什么都美。

他几乎想要跪在这种天然的美丽下面。

“唉,下次不吃辣椒了,喝点酒不错。配羊肉,美得很。”

“啊……”王昱珩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下次吧。”

两人照例端着茶闲话了一会儿,直到潘粤明起身离开。

“明天见。”

“拍戏别太辛苦了。”王昱珩叮嘱,但是对于这种事又无能为力,只能自己心疼。

“谢谢你。”潘粤明笑的很温暖。

夜是安静的,黑暗覆盖着天地,倦鸟栖在树枝上,电线杆上,低头敛翅,膀马路上的没有一声汽笛。王昱珩的千水斋熄了灯,他在等待下一次为某个人亮起。


——————————————————
说没有肉的这一章来啦_(:з」∠)_

前文指路

http://wozhiyouwukuaiqian.lofter.com/post/1f3903b8_125546e8

本文纯属虚构_(┐「ε:)_


评论(2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