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all叶】非分之想

*想写写第三赛季夏休期到第八赛季老叶退役之间的事

*私设有,假设大多数人都叫那时候的叶修叶秋,但是相熟的人都叫叶修,主要是我自己打叶秋的话太别扭。


1

韩文清发誓,他第一次跟叶修面基的时候对他绝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那是荣耀联盟成立的第三个夏天,他又一次输给了嘉世,输给了叶修。年轻气盛的他直接买了张火车票从Q市杀到H市。联盟的战队当时普遍穷,冠军队也只是比其他队伍好了一点点。夺冠之后陶轩至少给每个正式队员租了间自己的屋子,不用再几个人挤在一起,连洗个澡都要排队。


出了H市的火车站,韩文清反倒迷茫起来了。二十一岁的少年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是会冲动会意气用事的年纪。韩文清一直想见见叶修,连续三年输给叶修并没有让韩文清觉得丢脸或是什么,反而让他有一种放眼全联盟自己眼里只有叶修一人的感觉。但是叶修每次打完比赛都悄悄的溜走,他三年了竟然愣是跟叶修一面也没见过。他憋着一股劲儿跑到叶修的城市,这会儿下了火车,才发觉自己连人在哪都不知道。


没办法,韩文清摸出了手机,给叶修发消息。


韩文清在QQ上问叶修在哪能找到他的时候,叶修正叼着冰棍闲散地玩着荣耀网游。他跟韩文清打比赛之前就有认识了不短的时间了,见他这样问也没多想,走出门认认真真地看了眼门牌号然后回到电脑前回复了韩文清自己在几号楼几零几。


“怎么了?”叶修敲下三个字。


对面没有马上回复,过了一会儿,屏幕上跳出一条消息,“马上到。”


叶修对着那三个字沉吟了一下,最终也没琢磨出来是什么意思,于是重新投入到游戏中去了。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但是叶修没有听到,他带着大大的耳机正在跟人竞技场,对手是个剑客。敲门声越发的响了,但是叶修还是没有听到,他专注地对付着对手,手下一记天击把人挑空直接连死之后才发现右下角的QQ图标一直在跳。


叶修戳了一下那个狂闪的小企鹅,只见韩文清发了两个简单的字,“开门。”


叶修打了个颤,眼前浮现出韩文清黑的跟锅底一样的脸,发了个等等我马上来,就连忙跑去开门。


韩文清站在门外,刚刚的敲门声惹得对面一个斯斯文文跟的男人开门出来看,他认出那是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看来他们嘉世全员还住的挺近的。感觉到手机在兜里一震,韩文清连忙拿出来看,刚看完消息,面前的门就哗的一下开了。


韩文清猛的抬起头,然后一个短袖短裤的少年就猝不及防地撞入他的视线。原来叶修是长这个样子的,头发漆黑柔软,剪成恰好合适脸型的样式,刚刚长开的眉眼还带着孩子气的柔和,肩宽腿长,手臂有一点很薄的肌肉,露在短袖外面透着无限的生命活力。


“叶秋?”韩文清询问。


对面的人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点了点头,“啊,我是叶秋,不过这名字我听着老反应不过来,你还是叫我叶修吧。”


叶修犹豫的时间可能不过一秒,但是韩文清的感觉很敏锐,他直觉叶秋并不是眼前这个人的真名,叶修才是。联盟初期规章制度不完善,很多未成年在打职业赛,年龄这种非常重要的信息都能造假,那何况姓名,反正在这个圈子里,是那个人来比赛就行了。


所以韩文清也没纠结什么,立马改口叫他叶修。


叶修把韩文清让进屋子,屋里也简单,一张写字桌,一张床,一个衣柜,再无其他。叶修只好让韩文清坐在自己的电脑椅上,自己站在旁边歪着头看他。


看着这个连续三年输给自己的韩文清,叶修还是没想明白他怎么就突然来找他了。


其实韩文清自己也不知道,他就是想见见叶修,真的来了,见到人了,才发觉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突兀,总不好见到人之后转身就走吧?


“我……我来旅游的。”韩文清说。


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夏休期没比赛,相当于学生的暑假,出去旅游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要叶修选,他当然还是选他的荣耀女神。


叶修并不怕生,加上韩文清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之前也认识三年多了,于是叶修上去揽着韩文清的肩膀,循循善诱道,“H市有什么好玩的啊,不如跟我一起打荣耀啊。”


这话正合韩文清的意,他对参观园林什么的也一点兴趣都没有,顺势装作被叶修说动的样子,表示要不就留在这打几天荣耀吧。


叶修屋里只有一台电脑,让韩文清去训练室玩又太麻烦,最后叶修决定去训练室帮韩文清搬一台电脑过来,反正他房间插座有的是,这样两个人就能一起打了。


训练室其实就是同一幢楼的一层,两间屋被陶轩全部买下打通,做成了训练室。一进训练室,很多人都朝韩文清看,这是谁?韩文清啊!霸图的队长,在他们嘉世的训练室干嘛?荣耀联盟今年是成立的第三年,人气已经非常高,战队的商业价值也是迅速提高,不少战队也有了商业竞争意识。但是为什么各个战队看起来还是那么穷呢……这个纯属计划跟不上变化,手速跟不上意识,比如提高选手待遇,那总得等原先签的合同到期再签吧,再比如新建战队基础设施,那盖楼房总要时间吧。


不过训练室的电脑还是很多的,毕竟这东西是说买就买。满训练室的人都看着叶修,仿佛在跟他要一个解释。


“我朋友来找我玩儿,我下来给他找台电脑搬上去。”叶修随口说道,三言两语把韩文清的到访归结到了个人行为。


但是叶修这样的解释非但没有打消群众的疑虑,反而更激起了嘉世众人的围观热情。原来他们的叶秋队长跟韩文清私下是朋友啊?无论何时,圈内大佬之间的关系总是为人津津乐道的。


嘉世内部一致认为,第一赛季之前就认识叶修,后来操作气冲云水跟叶修默契配合拿下三连冠的吴雪峰跟叶修是真爱,最好的朋友一说非吴雪峰莫属。现在突然冒出个韩文清,嘉世众人不禁有种自己副队地位不保的错觉,于是有热心群众给吴雪峰去了条消息,说是霸图队长韩文清和叶秋在训练室准备搬电脑。


叶修跟韩文清都没有理会众人八卦的目光,自顾自地选定一台电脑,蹲下去仔细地拔缆线。吴雪峰到楼下的时候叶修正好搬着主机准备起身,他三步并作两步护到叶修身后,给他稳了稳身形。


“我搬得动,我不是十五岁啦。”叶修稳稳地把主机搬起来给吴雪峰看。


“对不起,习惯了。”吴雪峰笑着解释,放开了叶修,然后落后叶修大约一拳的距离往前走。


那是一种保护者的姿态,不明显,但是韩文清看出来了。他搬着显示器闷闷地跟在叶修和吴雪峰的后面,闷闷的上了楼。


架电脑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除了韩文清在给叶修递纸巾擦手的时候叶修说了声谢谢。


吴雪峰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他觉得吴雪峰对他有敌意,但是转念一想他们本来就是敌人,别人对他有敌意不是正常的吗,反而叶修对他这么友好不太正常。如此,韩文清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回到屋里,叶修看着两台摆在一起的电脑兴奋非常,拉着韩文清就说野图BOSS刷新了,叫韩文清跟他一起去抢。那熠熠生辉的眼睛,里面纯粹的欢喜的光芒,看的韩文清一阵心脏乱跳。


2

韩文清对叶修什么时候开始有非分之想的呢。


那是他在嘉世的第三天,也是在叶修房间沉迷游戏的第三天。他和叶修开了个房,竞技场的那种房,然后单挑了一场接一场。


他们肆意地释放着手速,用着各种熟悉或不熟悉的打法,甚至有一瞬间脑海里冒出来的连招,打的淋漓尽致,互有胜负。等到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竟然都觉得有点脱力。


“唉,你别说,还是跟你开房最带劲。”叶修向后仰靠在椅子背上,揉着手说道。


韩文清也靠在椅背上,微微喘着气,他的手指有点僵硬了,但是他的大脑很兴奋,还没有完全从那种畅快战斗的感觉中脱离出来,肾上腺素带来的愉悦感一波一波地冲刷着他的全身。他往叶修那边看去,叶修正好也偏头过来看他,他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暧昧的气息开始在两人之间蔓延。


这种暧昧让空气都变得胶着,韩文清觉得自己喉咙发紧,于是吞了一口口水,那响声落入寂静的屋里,让气氛越加诡异起来。叶修此时眼睛闪闪发亮,不是看见荣耀的那种亮,而是面对现在这种场景,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好奇和期待。


不过韩文清最后也只是揉了揉自己的手,嘴角小幅度地翘了一下。


那种几乎令人窒息的暧昧的气氛渐渐散去,韩文清回味着刚刚打完竞技场之后的感觉,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年轻人嘛,总是精力无限,韩文清本想再叫叶修来几场,但是叶修已经开了一局竞技场,他看了看,似乎跟他刚来那天看到的是同一人,剑客夜雨声烦。


那个剑客水平可以用不错来评价,不过在叶修手下走了一分钟就死了,接着对面又发来了挑战申请,叶修接了,还连上了耳麦,对对面不断地施放着他特有的嘲讽技能。


打了不到十分钟,韩文清发现叶修摘下了耳麦。


“怎么了?”韩文清问。


“太吵了。”叶修无奈地摇摇头。


韩文清好奇地拿起耳麦带上,耳边立刻传来了一个有活力的清亮少年声,“拔刀斩三段斩斩斩斩斩斩斩斩……”


“还带语言误导的啊?”韩文清看着屏幕上的剑客使出了一个连突刺耳机里传来的却是三段斩。


他瞬间懂了叶修为什么要摘下耳机。


那边的夜雨声烦听到韩文清说话,立马转火,“诶你是谁啊,怎么叫语言误导呢我这是战术误导。”


“没区别,不要脸。”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回到。


“靠!”夜雨声烦大叫,然后被叶修又一次挑空,一个大招带走了他剩下的血量。


夜雨声烦又一次发来了比赛邀请,不过这次叶修点了拒绝,他靠近韩文清,掰过耳机上的耳麦,对着麦说,“不来了,累了。”


听着夜雨声烦在那边跳脚,韩文清不禁愉悦地挑起了嘴角。叶修这个时候跟他靠的很近,他的嘴唇跟自己相距不过就是一个耳麦。心脏跳动的声音有力敲击着韩文清的耳膜,那种游走全身的兴奋感又回来了。


叶修很快就放开了耳麦,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操作着角色出了竞技场,在地图上到处乱跑。


韩文清摘了耳机,也坐回自己的椅子,他的心跳渐渐平复,随即一阵疲倦袭来,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跑。奇怪,刚刚没干什么啊,韩文清皱了皱眉,觉得可能是自己这几天整天打网游疏于锻炼了,决定晚上出去夜跑几公里。


韩文清晚上夜跑回来的时候叶修刚刚洗完澡,晃着小腿趴在床上用笔电跟人聊QQ,QQ后面还开着几个荣耀对决录像的窗口。


因为叶修对于几个人挤一个房间很习惯,所以随口就邀请了韩文清跟他睡一间,韩文清作为开荒一代,也不矫情,叶修邀请,他也就答应了。前两天两人睡一张床睡的好好的,就是普通同性朋友挤一张床的事。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韩文清在浴室盯着墙上的瓷砖发愣,他想着外面那个已经躺在床上的人,不知怎么的就觉得那露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诱惑。


他对叶修有了非分之想。


但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他单纯地把自己的心跳过速,归结于叶修的睫毛太长,嘴唇太润,皮肤太好。


此时叶修在外面跟魏琛聊QQ,正值退役第一个年头的魏琛表示自己非常无聊,非常非常之无聊,于是提出到H市找叶修玩几天,并无耻地要求叶修包吃包住。


魏琛:“我说你们那给你分单人间了吧,正好我过去蹭住呗?”


叶修回道,“不行,我这里有人了。”


魏琛:“我靠什么人啊,敢抢我的床位,男的女的?女的哥就原谅你啊。”


“想什么呢,男的。”


“切,没出息。 鄙视”


“你要是过来给我上也可以。 微笑”


“呸呸呸,叶修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彼此彼此。”


“好吧,反正我本来也不准备跟你挤。这次我带了两个小弟一起去看你,不方便。”


“蓝雨的小弟?”叶修问道。


“嗯,你也知道,就是那个什么喻文州嘛,还有黄少天。”


“他们俩还没出道呢?”


“呵呵,下个赛季,这不是先找你给我磋磨磋磨吗。”


“好啊,我很期待。”叶修敲完这几个字,结束了和魏琛的聊天。


这时韩文清洗完了,擦着头发站在床边,不知道要不要上去。但是叶修却在此时回头一笑,“洗完啦?上来跟我一起看录像。”


评论(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