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all叶】非分之想(四)

目录:   

06
黄少天对叶修完全是见色起意。

魏琛来了之后,本来想出去住,找个便宜旅馆什么的,但是吴雪峰一走,他的屋子就空了出来,于是魏琛就顺理成章地住下了。

黄少天见叶修的时候叶修并没有如何打扮,他坐在电脑桌前像往常一样认真地打游戏,嘴里叼着一支烟,唇角似乎是天生上翘的,背挺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完美的无法形容的双手行云流水般操作着,透出一股势不可挡的气质。

每个人心中都是有理想型的,有时候即使没有刻意去思考自己的理想型,当某个人出现的时候,你脑袋里的小灯泡就会啪的亮起来,告诉你就是这个人了。

叶修转过身跟黄少天打招呼的时候又变了个人似的,那股子神一般洞察所有的气质消失了,变得有点慵懒,甚至有点迷茫和可爱。他像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们怎么出现了一样,抬起手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哟,来了啊。”

黄少天被萌的不要不要的,当场就想扑上去,还好他忍住了,不然可能被旁边虎视眈眈的韩文清打死。黄少天是一个很早就清楚自己的性向的基佬,觉得叶修这样的简直是他的天菜。

喻文州作为三个人里面唯一靠谱的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黄少天抱着个抱枕在没铺床单的床上直打滚,第一百零八次说道,“叶修怎么这么可爱啊,你说他是不是gay?我去告白有希望吗……以前我打竞技场手下一点不留情会不会拉低好感度啊……”

喻文州今天出奇的沉默,以往黄少天唠叨的时候,他总是会随口应上几句,但是今天他没有。他现在心里一点都不好受,其实他默默喜欢叶修很久了,从第一赛季夏休期,叶修到蓝雨去看魏琛的时候就开始了。

那是一个沉闷的夏日午后,青训营机房里满满都是人。有天分一些的选手有资格去小机房里训练,但是喻文州显然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因为手速问题,他甚至连能不能保住青训营的资格都不知道。训练营有时候会组织学员互相pk,叶修正好过去看到了喻文州的比赛。

他的对手是一个队里认为很有天赋的选手,因为他手速快,但是喻文州还是获得了胜利。虽然赢了,他还是能感觉出来并没有几个人为他开心,因为队里的人大多不看好他,认为他走不长远。

机房开的是浅黄色的灯,叶修就站在他背后。他听到那个人对魏琛说,“可惜手残啊。”

喻文州当然认识叶修,嘉世队长么,联盟公认最强。他扯了扯嘴角,对叶修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你赢了,打的挺不错的。”接着叶修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喻文州这时只觉得叶修虚伪。

但是叶修接下来说,“胜利并不只是靠手速对吧,二百勉强够用,心再脏点,你有前途的。”

他本来以为叶修在说场面话,因为魏琛是队里为数不多看好他的人,而叶修是魏琛的朋友。但是当他去看魏琛的时候,魏琛竟然满脸欣喜,好像叶修对他的肯定是什么宝贝一般。

叶修是真的觉得他可以。

虽然叶修直呼他手残,但是他硬生生从里面读出了几分温柔的味道。毕竟他只是可能有前途,反过来叶修也可以说你可能不行,既然叶修没有,那就不怪喻文州觉得这是叶修的温柔了。从那时候起,暗恋就如野草,在他年少的心里疯狂滋长。那是一种如未熟樱桃一般的感情,酸涩的让人想流泪,但是又有一分虚幻的甘甜。

他疯狂地关注叶修,分析叶修,数年如一日地品尝着这种喜欢而不能靠近的苦,在感情的路上原地踏步,黄少天这家伙却用了一天就站在了和他同样的起跑线上,甚至还跃跃欲试地想要往前跑,这让他如何冷静。

黄少天还在那边叽叽喳喳的,喻文州再好的脾气也没了。他转过身,口气有点冲地说,“叶修是直的,你告白不会有结果的。还有,你每次跟他pk,不是都输了吗,不是一次都没赢过吗,那你为什么要担心自己因为不留情拉低好感?不是应该担心叶修因为你这么弱讨厌你吗?”

喻文州重重合上衣柜的门,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喻文州,是吃炸药了吗,被喻文州的话完成双杀的黄少天张着嘴愣愣地坐在床上。

跑出去的喻文州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知道以黄少天的聪明,肯定已经发现他的不对劲了。

嘉世他不熟,上面这层选手房间,他也只认识对面的叶修的房间,所以下意识地他就进去了。

叶修此时在睡觉。他半靠在床头,陷在柔软的抱枕里,笔电还在手边,屈起的膝盖上盖了一条毛巾被,脚上没有穿袜子,几根脚趾圆润可爱。

喻文州屏住呼吸靠近他,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叶修的睫毛根根分明,尾部有一点上翘,组合起来像个小扇子,他被那个小扇子吸引着,头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直到黄少天的声音把他惊醒他才发现自己离叶修有多近,再几厘米就能亲到对方的嘴唇了。

他转过头,有点慌乱地看向黄少天,他的秘密被发现了。

“你……你是不是也……但你不是直的吗?”黄少天迟疑地说,语气满是不可置信。

喻文州稳了稳心神,事已如此,没有隐瞒黄少天的必要,而且有些事,说清楚了反而好,“我本来是直的,但是喜欢叶修之后不是了。以后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但我不希望因此影响我们的配合。”

“那当然不会了。”黄少天扬起头,“你当我是谁啊,我可是职业选手。”

叶修被两人说话的声音吵醒,他皱着眉头,睫毛不断扇动着,跟睡意抗争。黄少天和喻文州马上住嘴,紧张地看向叶修,要是叶修听到了他们说的话该怎么办?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啊,告白起码要先暧昧几个月然后策划好浪漫的计划吧!跟情敌聊天聊着聊着把自己聊爆算什么!

还好叶修什么都没听到,他只觉得自己睡的好好的,突然整个房间气氛都不对了,好像进了修罗场一样。他困倦地睁开眼睛,歪着头看着他们,“你们怎么在这?”

“我们……”

两人一时语塞,是啊,他们到别人房间干嘛呢。

话说还是喻文州编瞎话的本领高,立刻就想到一个理由,说他们刚来不熟悉地方,想问问叶修哪里可以吃饭。

“老韩和老魏出去买吃的了,平常你们可以叫外卖,想在外面吃的话下楼过一条街兴欣网吧对面就有不错的餐馆。”

这时韩文清和魏琛买好了吃的开门进来,后面跟着小尾巴孙翔。孙翔本来不想出门的,但是韩文清对于早上起来看见叶修把孙翔当抱枕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于是硬要拎着孙翔出去。孙翔炮弹一样窜进房间,三两下踢了鞋子爬上床,蹭到叶修怀里跟叶修告状说韩文清路上揍他了,还给叶修看他脑门上的红痕。

韩文清黑着脸说他是因为点菜的时候孙翔这个不要那个不吃才给了他一个暴栗的。

“唉,小孙你以后不要惹他了,他生气起来连我都打。”叶修揉了揉孙翔的脑门说道。

“他真的会打你吗。”孙翔紧张兮兮地问。

“我觉得会吧。”叶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那我会保护你的。”孙翔揪着叶修的领子认真的说道,“我会长得比他还高还壮,然后把他打倒。”

“我不会打你!”韩文清感觉脑阔疼,他只是严肃了点,比赛风格直接了点,本人喜欢健身了一点,但是绝对不是暴力狂!叶修到底是哪里来的奇怪感觉。

“打不打你我不知道啊,这赛季他输的时候,我看他的眼神像是想干死你。”魏琛一开口就不正经。

喻文州和黄少天听了齐齐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这才发现两人的存在,狐疑地看过去,“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喻文州把刚刚的理由又说了一遍,韩文清嗯了一声,看不出态度。韩文清觉得凭自己敏锐的直觉,这两个人不对劲,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到底有多少人喜欢叶修啊,或者说,到底还有多少人喜欢叶修。

喻文州和黄少天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第一个共同的敌人出现了。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