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all叶】非分之想(七)

*前文戳tag

13
黄少天总是想起叶修。

想起他抽烟的时候嘴唇稍微分开,洁白的牙齿咬住香烟的尾部,想起他修长的手指分开搭在鼠标和键盘上,还想起他叫他去拿外卖的时候踹在他腿上不轻不重的脚,以及他脸上对着他露出的笑容。

他为这些画面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甚至有点欲火焚身,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一些废料。他抱着手机躺在床上,刷着微博上无聊的段子,最后打开QQ,盯着上头一叶之秋的名字盯了好久,终于还是发了条消息过去,内容是他的手机号。

对面没有回消息,可能是睡了。黄少天等了一会儿,放下手机把头埋进被子里,手悄悄伸进内裤,哼了起来。他是希望叶修能存下他的手机号的,他们上一场跟微草比赛的时候,王杰希场下有意无意跟他透露叶修夏休时去他那散了散心。黄少天鼓起一边的脸颊,他不懂王杰希那有什么好散心的,怎么说也该找他善解人意的黄少天吧。

黄少天相当介意这件事,他希望叶修有事情能第一时间找他。这不仅是因为他自诩叶修最好的朋友,也是因为他喜欢叶修。

他射了出来,胡乱把手在内裤上擦了擦,闷头睡了。

第二天是嘉世对蓝雨,单人赛嘉世2:0,黄少天和叶修在擂台赛相遇。

联盟这时还没有因为某黄姓选手禁语音。

开打之后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战术走位,不无哀怨地说:“王杰希说你夏休去他那了。”

叶修是擂台赛第三位出场,此时血量只剩下一半,不敢贸然上前,也战术走位,跟黄少天绕圈,他随口说道:“那不是跟你们腻了一暑假吗,有点想老王,就去看他了。”

黄少天让夜雨声烦蹲进草里,有些期待地问叶修,“那你想我没?”

“嗯……也有想的。”

叶修拖长了语调,放了一个圆舞棍出去,正好扫到草里的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迅速受身操作,滚了半圈之后一个格挡挡住了一叶之秋的攻势。

“那你都不打电话给我。”黄少天欺身攻上。

“我没有手机啊。”叶修的似乎是被逗笑了,现场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回荡着叶修的声音,略带磁性的,沙沙的,像过电一样。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修和黄少天的比赛,这是怎样一场比赛啊。两人的手速都直线飙升,出招一个比一个快,然而画面瞬息万变的同时语音里又是信息量巨大的闲扯。一时间观众也不知道该去关注战况的变化,还是去关注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对话。

记者显然比普通观众会抓重点,他们纷纷打开录音笔,记录下了这两人说的每一句话,同时也在思考着,蓝雨的小剑客,好像跟大神叶秋私交匪浅啊。又有实力,又有话题,可以好好写一通了。

黄少天最后输了,他走下台跟喻文州摊了摊手,“我尽力了,但是你知道的我打不过他。”

“我知道。”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继续努力。”

队员们纷纷感慨正副队感情真好。

“有些与比赛无关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喻文州抓住黄少天的手臂,警告道。

“他都去找王杰希了,你还在这里窝里斗?”黄少天一脸不可思议。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没再追究黄少天公开撩叶修的事。就算人不是他们蓝雨的,也不能让微草捡了便宜,庙药之仇不共戴天。

第四赛季各队新人都非常多,嘉世尤其。有些单人赛没暴露的问题,团队赛里都一一展现。

张新杰皱着眉头看实况转播,慢慢吐出一句话,“简直就是,在指挥一群驴。”

韩文清侧了侧头去看他的搭档,他很少看见张新杰用这么情绪化的语句。

“怎么就选了这些人呢。”张新杰叹息,其实那些人技术都还不错,就是太各自为政,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战术派的张新杰十分惋惜。

“一定不是他选的。”韩文清沉声说道。

不是他选的吗,张新杰看向场上苦苦支撑的一叶之秋,那你一个人,会不会很寂寞呢。

最终嘉世输掉了团队赛,五比五平了蓝雨,作为一场强队之间的较量,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惊讶。

叶修悄悄溜出赛场,点燃了一根烟,或许只有他意识到了,现在的嘉世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对于弱队他们可以大比分获胜,打强队个人赛也很有优势,团队赛偶尔也能赢下,这样常规赛可以获得一个不错的积分。但是叶修清楚,这样一支队伍是注定无法夺冠的。

苏沐橙追着叶修出了场馆,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紧紧握起了拳头。

晚上黄少天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号码不认识,从不据接电话连推销电话他都能接起来聊三十分钟的人,当然划了下手机,接通。

“喂。”

“喂,是我。”

熟悉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像羽毛一样挠着黄少天耳朵。

“哇啊,老叶,怎么了?”黄少天唧唧呱呱地惊讶了一会儿,随即安静下来,听叶修讲话。

喻文州竖起耳朵。

对面的叶修轻笑了一下,“不是你想让我打电话吗。烧烤,吃不吃?”

“就是你跟王杰希吃的那个?”黄少天冲口而出。

“嗯?怎么又提老王?好吧,是啊,就是那个,把肉拿签子穿好,放在炭火上烤的香喷喷的那种。”

“知道了,我去。”

“好啊,我在你们宾馆楼下等你。”

黄少天挂了电话,急忙吹干了自己刚洗的头发,往身上套出门的衣服。

喻文州早就整理好了在门边等他。

“既然我听到了就不能当无事发生过啊。”喻文州笑笑。

“切。”黄少天气鼓鼓地,要不是叶修拿公共电话打的,他不知道是谁,才不会让喻文州听见呢。

两人出了宾馆,在外面的报刊亭看到了叶修,叶修对他们挥手,淡淡的荧白色灯光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黄少天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跟叶修闲扯说骚话。喻文州则把自己的牛仔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只穿短袖的叶修身上。

叶修扯着外套不知所措地看向喻文州。

“之前发现前辈体温总是偏低呢,H市晚上风大,别着凉了耽误赛程。”

“哦,谢谢文州。”叶修觉得有道理,慢条斯理地把喻文州的外套穿上了。

三人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小烧烤店,点了一些肉串,还有一大瓶可乐。

烤的焦香的肉串撒上辣椒面和孜然,看的人食指大动。十来串下去,叶修大手一挥要了瓶啤酒。

“你会喝吗?”黄少天不无担忧地看着叶修。

叶修如临大敌般举起那瓶啤酒,拿开瓶器啵的一下打开了盖子,“少天问的好,我的回答是,不会喝,所以接下来我就给你们展示一下什么叫一杯倒。”

“不会喝你喝什么啊。”黄少天哭笑不得。

“我叫你们来……就是因为……我想一醉方休啊。”

叶修一口气灌下半瓶,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就渐渐失去了意识。

说什么一醉方休,半瓶啤酒就倒了。

喻文州接住倒下的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前辈?前辈?”

叶修没有回应,他清浅均匀地呼吸着,脑袋无力地靠在喻文州肩头。

“他为什么不在自己房间喝?”黄少天戳了戳叶修的脸颊,很软。

“在哪里喝都不够体面吧。”

所以才来找我们,因为这样谁都不会看到他失态的样子。

斗神一叶之秋也有烦恼的时候啊。

“走吧,带他回宾馆。”

“诶诶诶???”

黄少天上去帮喻文州,叶修完全失去意识了,没办法架着走,公主抱好像也不太合适,最后两人决定轮流把叶修背回去。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