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all叶】非分之想(八)

*前文戳tag,读起来很方便的_(:з」∠)_

14
两人把叶修带回宾馆,脱了鞋放到床上。叶修很安静,对于外界毫无反应。

喻文州和黄少天从未如此默契过,喻文州上前解了叶修衬衫的扣子,呼吸略微有些错乱。黄少天去浴室里放水,然后出来帮喻文州把叶修抱起来放进浴缸里。

匆匆洗了一下擦干后,叶修重新回到了床上,喻文州还贴心地把被子给他搭在了身上免得着凉。

做完这一切,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发现对方都没有趁人之危的打算,于是一起退了出去。

第二天清晨叶修揉着太阳穴醒来,发现自己一身清爽地躺在陌生的宾馆房间里,房间里还挂着黄少天和喻文州的队服。

叶修微笑了一下,翻身下床。

谢谢你们。

叶修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站在空气清新的人行道上,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慢慢吐出来,觉得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许多,插着兜心情颇好地回了嘉世。

队内矛盾算什么,让他叶修低头认输还为时尚早。

苏沐橙一晚没睡,听到隔壁房间的关门声就赶忙冲了出来。

”叶修!“苏沐橙推开那扇总是忘记上锁的门,那是叶修以前住多人宿舍留下的习惯。

她的担忧在看到叶修依旧清亮的眼睛后瞬间烟消云散。

”回来啦。“温柔美丽的女孩略带哽咽地说道。

”嗯,回来了。“叶修摸了摸苏沐橙的头。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苏沐橙眼睛酸酸的,好容易才忍住了泪水。她不能哭,她还要在叶修背后做他的后盾呢。

陶轩的做法越来越过分,甚至明里暗里暗示其他队员不要理他这个队长。他试图把叶修逼到无法忍受现状,自己谋求转会或者退役。

然而叶修出乎他意料的顽固,陶轩想不通,为什么不能退一步,放了自己也放了嘉世呢。

与此同时苏沐橙和叶修配合的越来越熟练,两人一同撑下嘉世的团队赛,带着一支同床异梦的队伍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季后赛。

霸图夺冠的时候叶修一点也不惊讶。

热闹是属于冠军的,叶修在沸腾的人声中悄然退场,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走到选手通道的尽头,却有一个人在等他。

”张……新杰?“叶修迟疑地问了出来。

现在嘉世正在接受采访,接着才是霸图,按道理除了他应该没人偷跑才是。

张新杰朝叶修点了点头,平静地开口道,”要不要加入霸图,我觉得现在的嘉世不再适合你了。“

”你是用什么立场在邀请我。“叶修反问。

张新杰思考了一下,”同类?“

叶修笑了,他挺喜欢这个心思缜密的后辈,”可惜我跟嘉世签了七年长约。“

”违约金我们霸图还是付得起的。“

”可是我用叶秋的身份签了七年啊。“叶修无奈地苦笑,要让他回去取回叶修的身份,恐怕再也不能出来打联赛了吧。

有些事,叶修不能告诉张新杰,所以张新杰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叫用叶秋的身份签了七年?他不就是叶秋吗。

”总之,很抱歉,不出意外我还会在嘉世呆三年,不会换东家的,我也绝对不会认输。“叶修朝张新杰摆了摆手,扔下张新杰离开了。

15
韩文清在获胜的当晚缺席了队里举办的盛大庆功宴。

新嘉世大楼已经落成,大多数人已经搬走了,叶修不属于那些大多数,他比较懒散,所以打算夏休了再搬。

韩文清熟门熟路地摸到旧嘉世那个小房间门口,推开门,叶修背对着他在打游戏。

”沐橙回来啦,发布会怎么样。“叶修随口招呼到。

叶修没有听到回应,拿下耳机,他疑惑地转头,看到的是韩文清。对方用他不懂的眼神看着他。

”老韩?唔……“

叶修睁大了眼睛,这个吻来的猝不及防,对方像是饿了很久的野兽,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颊上,同样灼热的唇瓣碾压着他的双唇,然后舌头不容拒绝地撬开了他的牙关,伸到他的口腔里肆意搅动着。

”唔唔唔……“叶修从来没有接过吻,韩文清给他带来的感觉十分陌生,但是不讨厌。

一直亲到叶修有点呼吸不过来,韩文清才放开叶修,他把有点发软的叶修拥到怀里,抚摸着他的背,鼻尖蹭到他脖子上,”我等了一整个赛季,终于能说出这句话,叶修,我喜欢你。“

喜欢,吗。

叶修沉默,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还好对方没叫叶秋,不然他可能会笑场,叶修走神地想到。

张新杰在庆功宴上没见到韩文清,有些担心地出来找他,他回想着去年夏休的某些传闻,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了旧嘉世。

他没想到,在叶修门口看到了如此令人震惊的一幕。

他有些混乱,乱七八糟地想着职场出柜带来的影响一二三,最后还是觉得先跑比较重要。

谁知道叶修已经发现了他,他们眼神交汇,张新杰觉得如果现在跑好像太难看了。

他扶着门框,艰难地说道,”门没关。“

接着他把门带上,飞一般地跑了。

”你家副队。“叶修把韩文清推开一点。

”别管他。“韩文清紧盯着叶修,”你的回答呢。“

叶修在韩文清带着温度的目光下很不自在,他磕磕巴巴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们就原来那样处着挺好的,而且你说如果我答应你了,别人会不会怀疑我们打假赛啊。“

叶修急的快哭了,他该怎么办嘛。

”叶修。“韩文清重重地喊了一声叶修的名字。

”啊?“叶修看向韩文清,眼睛里泪汪汪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落下来。

韩文清盯了他一会儿,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处吧。“

”好,好的。“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然后又摸出打火机,打了几次没打着。

”别抽了。“韩文清抽走他手里的烟和火机,又去他嘴上偷了一个吻。

”我先回去,明天再过来。“

叶修已经被亲到麻木了,可怜他活了二十多岁沉迷游戏,还不知道该怎么恋爱。他根本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心情,更不用说分清自己喜不喜欢韩文清了。

韩文清走后,他玩了一会儿游戏,却发现原本怎么玩怎么带劲的游戏现在居然能走神了。

可能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叶修老气横秋地想到。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叶修可耻地逃避了,他拉着箱子买了张去G市的车票。

第二天韩文清带着自己的行李美滋滋地来到叶修的房间门口,准备和叶修过一个甜蜜的夏休,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叶。修。“韩文清黑着脸吼道。

敢躲他,很好,但他可不打算放任他逃避呢。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