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all叶】见习狐狸精(五)

*前文戳tag


10

叶修一直逛到G市出名的小吃街那边,街上的小店一个挨着一个,每个看上去都很好吃。


魏琛一直在这条街摆摊算命,猛地感到有妖气,掐指一算,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忙从小摊儿下面抽出了一把黄纸写的符咒,藏在手里,悄悄朝正在一家牛奶行前面纠结要不要买双皮奶的叶修摸了过去。


叶修刚下定决心,买了三份双皮奶,掏了钱给老板,正放松地靠着柜台等吃的,冷不丁就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朝他过来了。


“妖孽看符!”


魏琛大叫着,把一张符咒拍到叶修身上,叶修修为尚浅,瞬间就动不了了。他无声地在心里谴责着那个莫名其妙冲出来的人,搞什么啊,他付了钱还没有拿到双皮奶呢。


魏琛接住了直挺挺倒下的叶修,周围的店家都认识魏琛,知道他不是坏人,于是看了他一眼,“干嘛啊老魏,又装神弄鬼,上次抓的妖怪呢。”


魏琛打着哈哈,把叶修往他的小电动三轮车那边拖。


“你看那个人晕过去了。”


“八成又是魏琛的托儿。”


店家和前来买东西的顾客随口聊着天。


来往的行人看街上的人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又看看魏琛铁口直断魏半仙的招牌,也就失去了探究的兴趣。


叶修本来还指望着有谁发现这个奇怪的男人在当街拐卖人口,帮他报个警什么的,这下彻底凉了。


“老魏,那双皮奶怎么办啊。”


牛奶行的老板喊道。


“哦,给我就行,我拿回去吃。”


魏琛接过双皮奶,提前收了摊,开着他的小电动三轮慢吞吞地挤出了闹腾的小吃街。


叶修躺在魏琛的小破车里,一动也不能动,一股打从心底的害怕越来越强烈,像一只冰冷的手搅动着他的胃。他一会儿想妖怪论坛上那些经历帖贴出的被人类抓走后的可怕经历,一会儿又想到家里的弟弟,最后想到的是苏沐秋,他要是就在这里翻车了,谁去帮苏沐秋打联赛啊。


而且他的一叶之秋还没全身都用上银装呢,他是不是再也看不到那天了,一叶,你以后要好好的。


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


魏琛停车之后就看到了车厢里死鱼一样生无可恋的叶修。


他把车停在了蓝雨战队附近的一条小巷里,张望了一下确认没有人,掏出一张新的符咒贴在叶修背上,一道白光闪过,车里多了一只白色的小狐狸。


魏琛把小狐狸提起来,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狐狸啊。”


11

魏琛一手提着狐狸,一手提着双皮奶的塑料袋,兴冲冲地就进了蓝雨。


保安看是魏琛也没阻拦,魏琛直接找到了喻文州。


“文州快来,我给你们找到那个有缘人了,我就说我算的没错吧,不枉我在那条街上蹲了三年。”


修仙讲究一个缘字,入门容易,突破难,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就是个入门修士,活上一百多年还是会死去。喻文州和黄少天卡在瓶颈期很久了,他们找到魏琛给他们指点迷津,魏琛摇头晃脑地算了算,说往东,上下九那块儿就能找到他们突破的关键。


今天终于找到了,喻文州激动地喊来了黄少天,三人齐聚喻文州的房间。


魏琛骄傲地把小狐狸放在桌上,“看,就是他,这次你们可得好好感谢我。”


“不是说人吗,怎么是狐狸。”喻文州奇怪地问。


“其实有缘人只是一个统称,万物有灵,什么都有可能成为突破的关键。”


黄少天凑到小狐狸面前,摸了摸他尖尖的耳朵,然后又拿起叶修一只小爪子看,爪子上是梅花状的肉垫,黄少天捏了捏,嘀咕到,“狐狸是犬科啊。”


魏琛想着如果要让这只小狐狸教自己的徒弟修炼的话,得对人家好一点,于是撕了叶修身上的符咒,满脸堆笑,表情转换之快连影帝都自愧不如。


“对不住,老夫只是怕你跑了,其实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叶修发现自己能动了,马上转了个身,把屁股对着魏琛,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魏琛他不认识,喻文州和黄少天他可认识,可不就是他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吗。现在他们抓他来蓝雨干嘛,想胜之不武吗。他真没想到蓝雨的人是这种人面兽心的家伙。


魏琛一看叶修不合作,语气更加热络了,如此这般地给叶修解释了一通,表示希望叶修能帮助他的两个徒弟完成境界的突破,而且这件事对于叶修本身的修为也有大大的帮助。


知道这几个人不是想害自己,叶修动了动耳朵,没那么生气了。又听到魏琛说对他自己的修炼也有帮助,终于把头转了过来。


魏琛狗腿地上去给小狐狸按摩刚刚被他贴了符咒的背,一边继续劝说,“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要不你变回人形我们再慢慢谈?”


叶修嫌弃地躲过了魏琛在他背上乱摸的手,看了一圈室内的人,轻巧一跳跳到了看起来最温柔的喻文州怀里,甩着尾巴示意他给自己揉揉。


喻文州很上道地给这只看起来很通人性的小狐狸轻轻按着被魏琛贴到的地方。 


小狐狸眼睛一眯一眯的,享受了一会儿喻文州的按摩,感觉僵硬的地方已经恢复了,于是跳出喻文州的怀抱,伸了个懒腰,心念一动变回了人形。


谁知道叶修刚站稳,准备问问魏琛怎么帮忙,屋里就像水溅到油锅里一样,噼里啪啦炸开了。


“卧槽这不是叶修吗,就是那个叶修,兴欣那个新人。”黄少天不敢置信地抬手指着屋内突然出现的裸男,“啊啊啊这不是重点,衣服衣服,你衣服呢!!!!!!”


“我们妖怪都是这样的啊。”叶修无辜地摊了摊手,“你见过狐狸出门穿衣服?”


“咳,老夫……老夫记得他的衣服还在我的小三轮儿里,我去给他拿。”


“先穿我的吧。”


叶修只听到喻文州柔和的声音,接着一件宽大的蓝雨队服披到他身上,刚巧遮住重点部位。


魏琛用最快的速度把叶修的衣服拿了回来。


这时叶修已经就套着件队服坐下吃双皮奶了,黄少天在旁边脸红的像熟虾,喻文州很冷静地也吃起了双皮奶,还招呼黄少天也一起吃。


魏琛把衣服递给叶修,叶修磨磨唧唧地接过来穿好,“这么怕看别人裸体还把我变成原形带回来,有病病?”


作为妖怪,叶修对于裸奔是绝对没有一点抗拒意识的,毕竟谁见过狐狸穿衣服,有毛穿什么衣服。不过他也在人类社会生活了十几年,知道人类是绝对不能不穿衣服的。


见叶修终于穿好了衣服,魏琛也坐下准备跟他谈谈修炼的事情。


黄少天顺手拿起最后一盒双皮奶准备吃,叶修一看,朝黄少天伸出手,“双皮奶十块钱。”


“什……什么?”黄少天惊的勺子都掉了,一指喻文州,“你刚刚怎么没跟他收钱!”


叶修理直气壮道,“他给我按摩还借我衣服穿了啊。”


黄少天那个气啊,又无法反驳。


叶修抢过黄少天手里的双皮奶,“没钱就我吃了。”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卧槽这个全身愉悦气息的人是谁啊,是我的好搭档好队长吗,看我吃瘪就这么开心吗。


黄少天眼一闭心一横,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拍在桌上,“我吃。”


“涨价了,现在要二十。”叶修笑的像只狐狸。


“我吃……”黄少天又拍出十块钱。


“……”这双皮奶不是五块钱一碗吗,魏琛无语地想到。


黄少天吃着涨了四倍价的双皮奶。


真香,他想到。


12

吃完双皮奶,叶修心情愉悦地哼着歌,看着旁边蔫头耷脑的黄少天,想到对方刚刚被他坑了二十块钱,于是摸了摸他的脑袋。


“你!”被摸头的黄少天是可忍孰不可忍,腾的一下站起来,“我要找你单挑。”


“少天。”喻文州警告黄少天。


黄少天气鼓鼓地坐下了。


“对不起。”喻文州说。


叶修好脾气地朝黄少天笑了笑,“没事,一会儿竞技场。”


看我不虐哭你,叶修心想。


但是被叶修的笑容迷惑了双眼的黄少天没看懂他眼里的含义,反而偷偷红了脸。


这……这个叶修还挺好看的。


评论(19)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