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吃你(PWP一发完)

*我爱病弱澜哈哈哈哈哈哈哈

*送给周三前苦苦等待的自己

石墨:https://shimo.im/VaVTIxvSneYfKAKt

AO3:点我上车

微博:https://m.weibo.cn/5346363367/4256406422800811

(石墨第三次补链)


预览:

赵云澜皮得很,整天上蹿下跳的逗鬼弄猫,也相当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想起来喝酒就喝酒,想不起来的时候一整天都不吃饭。


他活得潇洒自在,肉体凡胎却经不起他这般肆意的折腾。天道好轮回,那天赵云澜是被疼醒的。


针扎一般的疼痛,从胃部放射状辐射到全身,一点一点地把人从睡梦中扯出来。他一额头的冷汗,昏昏沉沉地转醒。费力地睁开眼,透过窗帘的光提醒他天已经大亮,他哼哼了两声,翻了下身,把头埋进枕头里,手捂上肚子。疼痛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腹部像坠了块冰一样,怎么也捂不暖,他嘴唇颤抖着,挣扎着想要下床找药吃,但是刚动一下就蜷起了身体,像只无助的小虾。


嘶,疼,真的疼。赵云澜闭着眼睛,嘴角扯出一个难看到像哭的笑,笑自己平时日天日地的,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大庆翘着尾巴优雅无比地走进了赵云澜的房间,本来是准备草他起床喂猫的,结果就看见他的主人团在床上,一头冷汗。


“老赵!!!”大庆护主心切,一个纵身蹦上床,撕心裂肺地喊着。


“唔,喊什么喊,没事快滚。”床被丰满的大庆跳的上下晃了晃,赵云澜跟着一晃,疼的肠子都快翻过来了,脸色刷的一白。


“我滚了你就等着死在这儿吧。”大庆嘴里骂着,脚下却不停,跳下床东刨一下西刨一下,最后终于从一堆衣服里叼出了胃药。


“你刚刚找东西的样子,好像狗哦。”赵云澜被自己的脑补的场景娱乐到了,低低的笑了出来。


“闭嘴,给朕吃药。”大庆见他疼得厉害还要跟他打嘴炮,不知道该气还是该心疼。


赵云澜拧开药瓶,倒出两粒药,熟练地干吞了下去,靠在床头休息,疼痛渐渐散开,只剩下一点一点抽搐的疼,饥饿感终于袭来。


“大庆啊,我想吃东西。”赵云澜踹了脚下的黑猫一下。


“去去去,朕不是田螺姑娘。”大庆没好气地说,生气地跳下床。


赵云澜笑嘻嘻地看着大庆,手捂在肚子上,人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弱。赵云澜天生笑眼,哪怕是痛苦的表情也总是带着三分笑意,平时总是不正经的笑容这时候看起来格外惹人心疼,大庆暗叹一声罢了,叼了自己私藏的小鱼干来,不情不愿地放在赵云澜手里。


小鱼干鲜香酥脆,色泽焦黄,大庆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赵云澜却迟迟不动口,最后反手把鱼干塞进了大庆嘴里。


“怎么了。”大庆被塞了一嘴鱼干,模糊不清地说,“你还跟我矫情啥,以前抢鱼干不是抢的挺欢的吗。”


“我想喝粥。”赵云澜眼睛一闭,语气里有几分怀念。


大庆刚想开口骂,忽然福至心灵,想到了赵云澜到底想怎么样。黑猫回头一看,赵云澜看起来半睡不睡的,没有注意他,于是悄悄跳下床,消失在了门边。


赵云澜半梦半醒之间,有人把他的手从肚子上挪开,然后解开了他的衣服,一条温热的毛巾从他的耳后擦到脖子,然后停了一下,继续向下擦过胸口,腹部,接着他被翻了个面,淅沥的水声在耳边响起,赵云澜睁开眼睛。


“我看你一身汗,先给你擦一下,厨房里煨了粥,一会儿就能喝。”


“沈巍……”赵云澜眨眨眼睛,像是不明白他怎么出现在这儿。


沈巍绞了一把毛巾,按住要起身的赵云澜,毛巾也随后温温地抵在背上,“别动。”


沈巍皱着眉头,赵云澜现在看上去很不好。头发凌乱,面色苍白,淡色的嘴唇让他看起来尤其憔悴,睡衣已经被他解开,扒至腰间,精瘦的身体半遮半掩,线条优美而脆弱。


大概赵云澜面对他的时候从来像一只矫捷有力的豹子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野性,所以生病的时候,就格外的脆弱……和诱人。那一点脆弱就像是一绺嫣红香甜的血腥味,飘进沈巍心头,勾动着他每时每刻都在压抑的嗜血天性。


石墨: 点我看赵云澜在线吃饭

AO3:点我上车


赵云澜是个一见沈巍脸红就来劲的主,不依不饶地说,“不行,我得吃你才能饱,你快躺下给我享用。”


“还是不要了吧,我怕你一会儿晕过去。”


“靠,你怀疑我。”赵云澜扑上去,沈巍一把接住。


结果最后还是在浴室里又来了一发,原因是赵云澜又乱撩拨,事后赵云澜又饿又累,看着小媳妇一样喂他喝汤吃饭的沈巍,又一肚子憋屈说不出口。


唉,栽了,栽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评论(53)

热度(2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