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荔枝(小甜饼一发完)

*夏日风物志
*一块小甜饼罢辽

*镇魂更新倒计时!!!锣鼓敲起来!!!

赵云澜爱吃甜食,一到夏天自然不能少了荔枝。

晚上赵云澜抱着一小盘荔枝在吃,荔枝是上好的广东荔枝,暗红色的壳被剥开,莹白色的果肉被放进唇齿之间,稍微一用力,如米酒一般醴白色的汁液就四溅开来,甜的醉人。有时候一两滴白液盈盈欲坠地挂在嘴唇上,赵云澜就伸出舌头把它们舔干净。

赵云澜吃的时候,沈巍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他手里握着书,低着头,好像很认真地在研究这本古籍里的故事,但其实他满脑子都是赵云澜弄出来的水声,每次一颗荔枝核咚地一下掉在盘子里,他翻页的手指就顿一下。

赵云澜吃着吃着忽然惊呼,“哎哟,苦的。”

沈巍这才有理由光明正大地看向赵云澜,赵云澜唇色偏红,被果汁润湿之后更是红的像燃烧的芍药花瓣,他慌乱地移开目光,努力平稳声音道,“怎么了。”

赵云澜皱着脸,把一颗被咬成两半的荔枝核吐出来,“不小心咬碎核了,荔枝这么甜,没想到核这么苦。”

沈巍蹂躏着手里那本书的书角,小声道,“有的人外面看起来嘻嘻哈哈,是甜的,心里指不定怎么苦呢。”

赵云澜吃荔枝的动作一滞,琢磨了一会儿沈巍的话,觉得媳妇儿可能是被自己冷落了,心里苦,于是笑嘻嘻地凑过去,“我是从里甜到外啊,不信你尝尝。”

沈巍顺手抱住靠过来的赵云澜,看着他的笑眼,抿了下嘴唇,眼神越发的深沉。

赵云澜觉得沈巍的眼睛里总是盛了太多情,烫的他的心难以承受,忍不住要沉沦。

他扣住沈巍的十指,探身上去吻住他的嘴唇。

亲吻的间隙,两人稍稍分开,眼睛里都是情动的水雾,赵云澜笑了一下,“各人都有各人的苦,也有各人的甜,命运这东西就是操蛋,不过人类呢,就是能更多地看到爱与希望的物种。”

“嗯。”

沈巍小声应了一声,梳上去的头发有些松散,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柔和的气息里,赵云澜被撩的受不住,又凑上去亲了亲沈巍。

沈巍加深了这个吻。

只要我们在一起,再多的苦也能变成甜的。






评论(11)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