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二)(医生巍x猫咪澜)

沈巍常常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有时自己在洪荒之中行走,有时在深不见底的水里挣扎,这真怪,他从来没有去过山里,也没有去过水底,但是那一切都像自己亲身经历过许多遍一样,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每次醒来之后心口隐隐的酸涩。

他尝试过找成心妍,这位颇有名气的心理医生对他进行了种种测试, 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他心理很健康。

“多梦,心悸,可能只是工作太累了,注意休息。”成心妍最后翻着病历,对沈巍说。

这一天沈巍没有做梦,无知无觉的一觉睡到天亮,睁眼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很轻松。他转过头,昨天捡的猫四仰八叉地睡在他枕头旁边,又扭出了一个诡异的形状。一丝愉悦难以克制地展现在他的嘴角,他打了个电话给成心妍,告诉了她这件事。

成心妍在电话那头显得很高兴,“如果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养这只猫。”

沈巍沉默着挂了电话,在床边坐下,目光没有焦点地落在地板上,手指无意识地挠着猫下巴,然后往下想去挠猫肚子。猫条件反射地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形,张嘴咬住了沈巍的手,半大的猫牙齿尖尖嫩嫩的,咬起来有点痒,他正想把手抽出去,猫却自己松了口,然后把团起来的身体打开一点,好像在默许沈巍揉他肚子。

沈巍愣住了,瘦瘦的一条猫,肚子那一块不断鼓动起伏着,纯白色的绒毛覆盖住,显得很好摸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会儿,小幅度地撸了一下。毛刷过指缝,又软又暖,人类天生就对皮毛有着难以解释的痴迷。

沈巍又挠又揉了半天,这么一会儿,他就舍不得把猫送走了,又拿出手机查了查怎么养猫,他最终下定决心,把猫留下。

照着养猫的科普贴,沈巍要先鉴定一下猫的性别,他严谨地照着说明拉开了猫的后腿,猫本来在假寐,突然腿之间凉飕飕的,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人类。沈巍飞快地往猫腿间看了一眼,得到答案后又低头看手机,自言自语道,“唔,公的……猫六个月大会开始发情,主人要决定是绝育还是配种,一岁大的猫是成年猫,成年猫要注意的是……………………”

猫跳起来,全身的毛都炸了,拱起身子,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沈巍莫名其妙地看着猫,突然福至心灵,试探着问道,“绝育?”

猫冲他叫了一声。

“那不绝育,等你长大了给你找只母猫行不行。”他伸手去摸猫的头,猫偏了一下躲开了,他不置可否地踱到沈巍的手边,两只前爪抱住沈巍的手乱七八糟地啃了起来,糊了他一手的猫口水。

跟猫玩了一会儿,沈巍要去上班了。他给猫添了一大把猫粮和很多水,还是担心猫饿了渴了,最后撸着猫也不管他听不听的懂,不断地叮嘱着要好好吃饭,无聊了可以自己找乐子。

沈巍忧心忡忡地出门了,当然一套上白大褂,他还是那个心无旁骛的外科主任,下班的时候,对猫的担忧又回到他的脑子里。他飞快地把事情给换班医生交代好,夹着公文包一溜小跑出了医院。

祝红今天留下来值班,她吃着果干,随口八卦,“你们说沈教授连着两天火烧屁股一样回家,是家里有事啊,还是交女朋友了。”

林静一口水喷到了实习生小郭的脸上,被晚上坐镇的外科二把手楚恕之狠狠瞪了一眼,林静顶着楚恕之的死亡视线抽了一把餐巾纸给小郭擦水,然后朝祝红嚷嚷道,“得了吧,你少乱猜,沈教授要是有女朋友我林静下个月奖金归你。”

祝红翻了个白眼,“不是女朋友没准是男朋友呢。”

林静醍醐灌顶,张着嘴傻傻地说,“祝红,人才啊。”

楚恕之黑着脸走过去抽了林静一后脑勺,“聊他妈什么天呢,给我去查房清创。”

“哦……”

沈巍一路飞奔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正想找猫,一低头发现猫早就乖巧地蹲在了玄关,尾巴圈着身体像雕塑一样等他。他一颗心柔软下来,换了鞋把猫抱在怀里。走进客厅,环顾熟悉的家,沈巍发现桌子上,床头柜上,窗台上,所有能够跳跃攀爬的平台全都遭了秧,原本放的好好的东西摔到了地上。

猫无辜地仰视沈巍,水润的猫眼里全是我不知道不关我事。沈巍也不生气,摸了摸猫头,“不怪你,是我的错,没有把东西收好,你在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猫心虚地把脑袋埋进沈巍臂弯里,拒绝去看沈巍深情的要滴出水来的眼睛,对一只猫这么深情干嘛,猫在心里想。

怀里小小的猫给了沈巍一种完全陌生的温暖感觉,他收拾好屋子,抱着猫坐在沙发上看资料。沙发旁的落地灯投下淡黄色的光,照亮沈巍的侧脸,玉石般柔和,猫侧躺着抱住沈巍一只手,尾巴顺着沙发边缘垂下,尾巴尖一勾一勾的,圆溜溜的猫眼盯着沈巍的脖子和锁骨不知道在想什么。

悄无声息地,猫顺着沈巍的手臂爬上了肩头,沈巍依然在认真地看资料,没有理会猫。猫一步一步,缓慢地靠近那截裸露在外面的脖子,把头凑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舔。沈巍依旧没有动,猫胆子大了起来,整个脑袋呼噜上了沈巍的脖子,又蹭又舔又咬,最后还去玩沈巍的锁骨,直到牙不小心磕在了锁骨上沈巍才吃痛地回过神来。

“别闹。”他拎着猫的后颈皮把猫揪下来,重新放回沙发上,手埋进猫暖烘烘的肚皮里轻轻挠着。

猫心满意足地舔了舔鼻子,大方地露出肚皮躺平任摸。

晚上睡觉的时候猫还是在他枕头边躺下来,但是沈巍早上起来的时候猫正好压在他肚子上面,还好猫才三斤重,不然非得半夜憋死不可。

轻车熟路地给猫添好水粮,沈巍又去上班了。刚进办公室,祝红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熬了一晚上的林静刚准备喝口茶,一口茶刚进嘴又喷到了小郭脸上。

这次楚恕之没空骂林静了,因为他也看到了沈巍从脖子蔓延到锁骨的一片痕迹,红红的,一块叠着一块,除了吻痕,不作他想。

是林静不怕死地先开了口,问出了办公室里所有人的心声,“沈教授,你脖子上是……”

“我脖子上?”沈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好笑地说,“没什么,我家猫咬的。”

“你养猫了?”祝红问。

“前天捡到的,刚养。”沈巍好脾气地回答。

林静和祝红下了晚班,一起往医院外面走。

林静按捺不住,问祝红,“你觉得沈教授是真养了猫吗。”

祝红转了转眼睛,“谁知道呢,哪天我们去他家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是。”林静摸了摸脖子,赞同了祝红的说法,“啧啧啧,那个痕迹,我一个单身汉看着都脸红。”

“没见识。”祝红打了个呵欠,朝林静翻了个白眼,丢下他往刚开来的公交走去。

“哎!祝红你等等我!”林静挤上公交,垂着头跟着车摇摇晃晃,梦里依旧惦记着办公室八卦,他做了个很没节操的梦,梦到他们一本正经的沈主任其实在家里养了一个人做宠物,给他带项圈让他喵喵叫。

林静在半路上被这个梦吓醒了,他疯狂甩头把自己的脑补甩出去,祝红一脸嫌弃地看着甩头的林静,翘起兰花指拈起一颗小小的头皮屑弹了出去。

林静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瑟瑟发抖地抱紧了自己。

一定是他想太多,沈教授不是这样的人。

评论(9)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