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四)

* 前文戳主页~

沈巍过上了有猫万事足的生活,好好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忽然就跳过了恋爱结婚,直接冲到了爷爷奶孙子的阶段,每天一下班就迅速回到家里,搂着自己的猫吃饭看病历。

到了非要出门不可的时候也要把猫带上,所以一条好看的皮质项圈出现在了沈巍家里,还有一条很长的牵引绳。沈巍家附近的超市里,公园里,都时常能看见一人一猫的组合。人在一边的货架上挑东西,手里松松拉着绳子,过于活泼的猫在那乱窜,绳子绷紧了人就轻轻往回拉一点,猫这时候就回来蹭蹭人的裤腿然后接着浪出去。

猫一天天长大,沈巍看得很欣慰,他也没给猫取名字,他感觉这猫很灵,每天跟他黏黏糊糊的,从来不需要他去喊,一低头就在身边了。不喊他似乎成了一种默契,一种安全感,无声的陪伴早就渗透了他的生活。

被养的极好的猫四仰八叉地睡在沈巍的床上,沈巍上班去了,他翻了身,只觉得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太舒坦,大庆是谁,化形又是什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但是命运就是,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有些事终究会到来。

赵云澜睡的好好的,突然就觉得身上热热的,涨涨的,一开始还能忍受,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不受控制的力量游走在全身,将他的皮毛、骨骼、打乱了又重组,他的身体被拉伸着,又热又痛,逼得他迷迷糊糊中发出一声呻吟。

那呻吟不是猫叫了,是一声极度痛苦但是沙哑好听的人声,床上的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赤裸的,全身覆着薄汗的人。

那人倒在床上喘息着,本来被抹的一个褶皱都没有的床单被抓的皱了起来。赵云澜胡乱抓过被子,把头埋在里面,等着那股劲儿过去,才捂着胸口坐起来。

他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甩了甩额头上汗湿的刘海,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的肉垫呢???爪子呢???

他又飞快地看了一眼自己新拥有的双腿,然后用一个正常人很难做到的姿势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背,那线条流畅的一滑到底,但是,没有尾巴的踪影。

赵云澜猫终于明白过来,他化形了,毫无预兆的,顺理成章的。离开家的时候,本来就是他正要进入化形期的时候,没有大庆指导,他自己不知其中诀窍,所以一直没有能变人,但是天生要来的东西,不需要人教,也挡不住。

身体酸痛的厉害,他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生疏地跨出了第一步。

沈巍回家的时候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男人盘着腿坐在玄关里面一点,没穿衣服,更糟糕的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到处是磕碰的痕迹。

他心里转过好几个猜测,悄悄把手移到口袋里,握住手机,然后尽量用冷静的语气询问,“你是谁?”

“我……”像是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一样,那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叫赵云澜。”

“你怎么进来的。”

“你把我捡回家的啊!”

沈巍这一刻觉得世界太过于梦幻了,他愣在原地,直直地盯着那个陌生的男人,目光游离地飘过他瘦削流畅的身体,修长的四肢,有点可爱的胡子,还有头顶毛茸茸的头发。

“我是你的猫啊。”那人指了指自己。

赵云澜知道这对于人类来说可能很难接受,但是大庆也让老李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一定也可以的。

“猫?”

“是我是我就是我。”

沈巍在学校的时候喜欢看书,一本异闻录里曾提到过自开天辟地起,世间生灵就分人、鬼、妖,轮回不止,突然有一天昆仑君失落魂火于大不敬之地,生出大煞无魂的鬼族,自此天地陷入混乱,难成轮回,女娲神农舍身落成大封,也不过护得世间安定数千年,直到百年前,一场大战过后,鬼族有了魂魄,真正的轮回才又形成。

难道说,这些都是真的,鬼和妖,都是存在的?

赵云澜自在地坐在地上,灯光在他的侧脸上打下薄薄的阴影,他自如的神态就像一只悠闲的猫,沈巍几乎能看见他有猫耳在抖动,有猫尾巴在甩。

半信半疑地把人拉进自己的房间,沈巍找了套自己的衣服朝那个自我介绍为赵云澜的猫隔空扔过去。赵云澜一抬手接了,接着凑上去嗅了嗅,闻到有沈巍的味道之后满意地穿在了身上。

沈巍自然是看到了这个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脸上发热,他转身躲去客厅里,抽出公文包里的各种病人资料,埋头强迫自己看进去。

等到真的认真起来,全神贯注地看资料的时候,赵云澜轻手轻脚地进了客厅,他光着脚爬上沙发,整个挂在沈巍身上,还跟是猫的时候一样,把头埋进沈巍的脖子里,带着开玩笑的性质舔咬起来。

虽然变成人了,但是不影响一只猫向主人表示亲近。

沈巍却吓傻了,他根本没办法把这个赵云澜当成猫,赵云澜咬上他脖子的时候,他一个激灵,头脑一热就把人掀了下去,回过神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赵云澜被扔下去的时候腿撞到了茶几,这会儿躺在地上捂着腿直哼哼,眼睛里都飚出了小泪花,看来是磕的狠了。

沈巍连声说着对不起,过去把人扶起来,红着脸小声责怪他干嘛突然咬他脖子。

“可是,我之前一直是这样的啊。”赵云澜委屈的不行,猫可以,人为什么不可以。

沈巍把赵云澜半拖半扶到沙发上,职业病让他卷起了赵云澜的裤腿,小腿前面有一块刚磕的痕迹,已经呈暗红色,想来不多久就会淤青。

“我给你找点药酒擦一擦。”说着去找来了医药箱,外科医生的家里,这些东西倒是齐全。

擦完了腿,沈巍想着要不把其他地方也擦了,就说,“衣服撩起来,其他地方也给你擦一下,明天就没那么疼了。”

“那感情好啊。”赵云澜毫无顾忌地卷起了T恤,叼在了嘴里。

背上倒还好,没有什么尖锐物品磕碰的痕迹,但是有的地方红红的,他一看就知道是摔的,还摔的不轻。他叹息了一声,无奈地把药酒倒在手心里搓热,按了上去。

赵云澜肌肉绷紧了一下,但是沈巍手法不错,很快就放松了,被揉到的地方酸酸的,有点疼,揉到后面热乎乎的一片,暖洋洋的让他几乎想要趴下睡着了。

就在这时,一对尖尖的耳朵冒了出来,跟着主人因为困而直点的脑袋上下晃动着。

沈巍屏住了呼吸,慢慢伸出手去摸了摸那对耳朵,毛茸茸,软乎乎的,是真的。

“嗯?”被弄醒的赵云澜小声哼出一个疑惑的鼻音,他动了动头上的耳朵,发现耳朵出来之后没有担心自己化形术还不熟练,反而兴高采烈地又抖了一下耳朵,献宝一样,“现在你相信我是猫了吧。”

相信归相信,晚上沈巍还是没让赵云澜上床。

“为什么不能睡床!”赵云澜赖在被子里不出去。

“人和人是不会睡在一起的。”沈巍试图跟赵云澜解释,他们人不这样睡。

“但我是猫啊。”

“行,你睡床,我去沙发。”沈巍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转身去了沙发。

谁知道刚关灯,赵云澜又裹着被子悄咪咪爬上了沙发,整个罩在沈巍身上。

沈巍吓了一跳,一只手就把赵云澜掀了下去,赵云澜裹着被子坐在地上,和沈巍对视着,他满心以为沈巍这次也会妥协。谁知道沈巍在黑暗中把头埋进毯子里,闷闷地说,“你别这样,今天你睡床我就睡沙发,你睡沙发我就睡床,我们总不能睡在一处的。”

沈巍的话让赵云澜疑惑,他不懂之前总是抱着他,和他黏在一起接受他撒娇的沈巍为什么开始和他保持距离。他心情很不好,蔫蔫地裹着被子又回到了床上。

之前他还是猫的时候总是拿来垫肚子的那件T恤还放在枕头边上,他伸手拿了,拖进被子里,按在胸前,好像沈巍就在他身边一样,就这样睡了。









评论(18)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