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五)

* 前文戳主页!是连续的!

沈巍在沙发上委屈了一宿,醒的时候感觉昨天的一切像做梦一样。他把毯子扔到一旁,犹疑地走进自己的卧室,屏住了呼吸。

那不是梦,床上的被子里蜷着一个人,膝盖折到胸前,用一个抱着腿的奇怪姿势睡着,他没有人类的耳朵,取而代之的是两只猫耳,一线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漏到床上,调皮地缠绕着尖尖的耳朵,将他们照的半透明,甚至能看见血管。

他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他的身体记得他的猫耳朵和头顶的触感,但是他又有点怀疑,这真的是他的猫吗。最终沈巍的手堪堪停在猫耳上面,他一声不吭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赵云澜耳朵弹动了一下,猫总是敏感而警觉的。他掀起一边的眼皮,看了一眼是沈巍,又把眼睛重新闭上了,并且把头往沈巍的手里送了一点,在上面蹭了蹭。

沈巍心里一颤,手心里的触感毛茸茸的,熟悉的亲昵感扑面而来,他确定这是他的猫了,即使换了个形态,还是那只陪伴着他的猫。

沈巍今天还是得去医院上班,但是不能像以前那样添点水和猫粮了事了。他担心地看着赵云澜,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云澜倒是甩着尾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吃什么都行啊,猫粮挺好的。”

沈巍怎么可能让他吃猫粮,只要顶着人类的外形,就不能吃猫粮。有的时候,人类的心理是挺奇怪的。一想到这么个大活人蹲在地上吃猫粮,他就有点……羞耻到脸红,好像自己在玩什么邪恶的play一样。

总之,是人就要吃饭的。

为了更对得起赵云澜人类的外形,他还把人推进洗手间,逼着他洗脸刷牙。赵云澜嫌恶地看着水龙头,“不是吧,你见过猫拿水洗脸的?”

沈巍不管他,拧了一把湿毛巾,抓着他的手臂,硬是往他脸上糊去。

“别别别,唔唔唔……”

赵云澜使劲儿挣扎,但是沈巍力气大极了,他根本挣不开,最后只能硬生生被湿毛巾擦了个遍,包括脖子和耳后。

水分从光溜溜的皮肤上蒸发的时候有点冷,赵云澜不习惯地缩了缩脖子,“水真的很讨厌。”

沈巍心想还没跟你解释洗面奶爽肤水剃须泡沫须后水呢,这些都不着急,慢慢来,他拿起牙膏和牙刷,塞到赵云澜手里,然后握着他的手,手把手教他怎么刷牙。

赵云澜站在洗手台前,直着身子,从镜子里他能看见沈巍从后面半抱着他,握着他的一只手,带着他用牙刷清洁他的牙齿。沈巍认真的样子很美,低眉敛目,如一幅上好的工笔画,赵云澜心里一动,不安分的尾巴缠上了沈巍的腿。

“你干什么!”沈巍喝道,停下了动作。

他迅速地往后退了一步,猫尾巴依依不舍地从他腿上滑落,赵云澜一脸无辜。

沈巍深吸一口气,猫尾巴缠绕摩擦的触感是那样鲜明,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猫跟他闹着玩而已,为什么他心跳的这么快。

“你拿水把嘴里的泡沫冲干净,我去给你做几个菜放冰箱。”

沈巍逃一样的跑了,留下赵云澜一个人无聊地把水在嘴里转来转去,然后吐掉。

洗漱完毕的赵云澜踱步到厨房,靠在门边看沈巍给他做饭。沈巍穿着衬衫和西裤,外面套了条素色的围裙,热锅、过油、翻炒,动作流畅有力。赵云澜看得入迷,心想,这么好的人,怎么舍得放手。

他心里充满着一种奇怪的情绪,沈巍在玄关换鞋的时候他蹭过去,黏黏糊糊地挂在沈巍背上。沈巍是蹲着的,为了保持平衡不敢乱动,赵云澜凑在沈巍的耳朵边,不舍地说,“早点回来。”

沈巍呼吸乱了一拍,停了一会儿慢慢伸出手去,拍了拍那只搭在他肩上的手,“好。”

沈巍走后,赵云澜拉开窗帘,在铺满阳光的床上又睡了一觉。醒了之后照着沈巍教他的方法把饭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他很聪明,顺利地加热了饭菜,并且感叹人类生活真方便。

赵云澜做猫的时候也是有意识有记忆的,他对人类世界还算了解,只是没有用人类的身份生活过。他好奇地再次走过沈巍家里的每一处,最后在书橱前站定。

电视他以前看过很多了,没什么意思,唯独这书还没机会接触。沈巍爱书,独立的书房里四面墙都是书柜,书的种类也十分丰富。赵云澜随手抽了一本,把沙发搬到书房的窗户下面,窝进去看了起来。

沈巍因为给赵云澜做饭迟到了,一进科室一个小护士就一脸焦急地凑上来,说今天早上一辆卡车在高速上侧翻,连环车祸,十几个人重伤送了进来,现在整个医院都忙的快翻过来了。

“沈主任,您快换衣服吧,好几台手术等着您呢!”

沈巍扔了公文包,西装外套也脱了扔在椅子上,冲到手术室,助手早等在那里,立马给他穿好手术服,带好橡胶手套。另外一边,护士们把伤者推了进来。

时间在沈巍刀下飞速流逝,等到所有手术都做完的时候已经靠近两天过去了。他几乎没怎么睡,双腿已经站的没有知觉,他疲倦地换下手术服,紧绷的神经终于放下,医院里人来人往,喧嚣嘈杂,他走到窗户边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祝红知道沈巍辛苦,这次伤的最重的几个几乎都是沈巍接的,还有几个归了楚恕之。对于沈巍,她是敬佩的,她走到沈巍身边柔声说,“沈教授先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们和护士呢,”

沈巍嘴唇有点苍白,已经没精神说话了,他朝祝红点点头,出了医院就直接打车回家。

沈巍累极了,回到家之后也没换衣服,倒头就睡,更没注意到床上躺了个赵云澜。假寐的赵云澜被身边的动静惊醒,他倏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前天承诺自己会早点回来的人终于出现了。

他又惊喜又生气,眼眶都湿了,他还以为……还以为自己第二次被抛弃了。他泄愤一般用尖尖的虎牙咬住沈巍的耳垂,把那块软肉折腾的鲜艳欲滴,然后不舍地松开,放弃一般地用舌头舔了舔。

他双腿缠上沈巍的身体,趴在沈巍胸口数沈巍的睫毛玩儿,那睫毛浓密纤长,层叠如鸦羽,数着数着,他自己就这么趴着睡着了。

沈巍醒来的时候天是亮着的,他睡了一天一夜。胸口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沈巍醒来的同时,那颗脑袋的主人也醒了。

沈巍紧张地和赵云澜对视,赵云澜却没有发脾气,只是把头蹭过去,埋在他脖子里闷闷地说,“我饿了。”

沈巍想就自己两天没回来这件事解释一下,或者道个歉,但是看赵云澜这个态度,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张了张嘴,愣愣道,“哦……饿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他自己也饿的不行,在医院吃的很少,又睡了一天一夜,胃空的不能再空。于是掏出两个鸡蛋,先给两人煎个蛋垫一垫。

煎蛋的香气在小公寓里飘散,赵云澜出神地看着蛋液凝固,沈巍煎好蛋关火,一转身就对上了赵云澜的眼睛。

赵云澜迅速收敛了目光,想要离开厨房,却被沈巍一把抓住。

沈巍抓着赵云澜的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我不会离开你的。”

赵云澜定定地看着他,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我知道。”

沈巍松开赵云澜的手腕,也笑了。

他带着笑意去给鸡蛋装盘,和赵云澜一起站在流理台边上把蛋吃掉,然后去做别的菜。赵云澜就站在旁边看他做菜,闲适地靠在台子边上。

慰劳完五脏庙,吃饱睡足的沈巍精神十足,给医院打了个电话,那头说医院没什么事,给沈巍放个假。得了一天假的沈巍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准备收拾收拾屋子带赵云澜出去买点衣服,总不能一直穿他的吧。

收拾屋子的时候他发现书房里不少书散落在地上,还有几张纸,上面歪七扭八地写了一些东西。

“你在看古代神话?”他问跟进来的赵云澜。

“是啊,我还是猫的时候就老做一些梦,这几天变成人之后做梦就更多了,也更详细,我发现有的场景跟这些神话书里描写的挺像的。”赵云澜捡起那些纸,随口说道。

沈巍收拾书的手停了下来,他也做梦,这会是巧合吗,还是某种必然的真相隐藏在这背后。他眼神复杂地看向赵云澜,赵云澜歪了歪头,“怎么了吗?”

“没事,我们一会儿出去吧。”沈巍低下头,把书捡起来放回书架上。

“好啊。”

“但是……”沈巍为难地看着赵云澜,“你的耳朵和尾巴能不能收一收。”


评论(16)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