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六)

* 前文戳主页!

好不容易收起了耳朵和尾巴,以一副正常的人类模样藏在人群中。沈巍看了看周围,人挺多,再看看赵云澜东张西望的样子,犹豫再三还是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刚开始抓的挺紧,被扯着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又松了力道只是虚虚环着,往前跨了一步和赵云澜并排走。

赵云澜对于手臂上的力道毫不在意,只顾着逛自己的,突然一下走快了,沈巍没拉住,手顺着对方的手臂滑下,最后正好落在一只自然向后摆的手里。偏巧赵云澜在这时候回头了,眼睛瞪的有点圆,一副状态外的样子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挺开心的举起来晃了晃。

沈巍连忙想要抽回手,赵云澜这次却下了死力气,怎么也不让沈巍得逞。

两个大男人逛街本就扎眼,更何况是手拉手,顿时离他们最近的一个男装销售坐不住了,笑的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的手,迎上去说欢迎进店挑选。

沈巍从来一本正经,听不得调侃,立马拉着赵云澜往对面的店去了。被留在原地的销售也不恼,伸长了脖子往对面的店里瞧,还因为看的不清楚,干脆扔下自己的店悄悄溜到对面围观去了。

赵云澜不懂挑衣服,毕竟以前是猫,没关心过这事。沈巍看他什么衣服都拿起来摸一摸又放回去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你去那边坐着,我去给你挑。”

赵云澜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手撑着沙发边缘,身子前倾,眼睛追随着沈巍的身影移动。沈巍在那边挑衣服,时不时拿一件过去在赵云澜身上比划一下,每次一去,赵云澜都会附赠一个甜甜的微笑,说好看。

销售们早就没心思卖衣服了,躲在角落里八卦,兴奋的直掐大腿。

他们是怎样一种关系呢。像情人又不像情人,言语交换间充满了亲情般流动的温暖,肢体接触又仿佛伊甸园的禁果,稍微一碰就分开,然后一个红了耳尖,一个抿嘴舔唇。

沈巍最后挑了几套衣服,放在赵云澜怀里,“去试试。”

赵云澜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理直气壮,“我不会啊。”

沈巍好好消化了一下这句话的背后含义,确定某人是在暗示他一起进更衣室,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是一只小猫咪。想想他昨天的衣服,也是自己给穿的。

于是沈巍拉着那只猫进了更衣室,面无表情地抖开一条裤子,蹲下身,对着把自己扒光的赵云澜说,“伸腿。”

赵云澜从善如流地把一条腿放进沈巍绷好的裤腿里,然后是另一条,沈巍替他把裤子拉上去。紧窄的裤腿随着沈巍的动作逐渐将两条细长的腿包裹,经过屁股上那两团肉的时候沈巍顿了一下,悄悄吸了口气再继续,外科医生的尊严让他不允许自己的手颤抖,最后稳稳地把拉链拉上了。

沈巍觉得自己现在有点缺氧,那双腿的主人还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捡出一件衬衫套在身上,张开双手对着沈巍。

“系扣子。”赵云澜催促。

沈巍伸出手,告诉自己,他是猫啊。

沈巍手指精致又细长,一看就是做精细活儿的料,这会儿拈起衬衫上白色的小扣子,低着头一个一个准确地扣进扣眼里。赵云澜垂着眼睛看着沈巍给他系扣子,指尖若有若无地从皮肤上滑过,呼吸急促了几分。

沈巍自然是将赵云澜的变化收在眼里,看到他的腹部急促起伏的那几下时,他不知道为什么也是一团邪火窜了起来,烧的全身都热了,狭小的更衣间顿时弥漫起粘稠暧昧的气息。

赵云澜硬了,沈巍在发现这个事实的一瞬间就砰地一声推开了更衣室的门,气势汹汹地走出去,把几件衣服扔在柜台上,“全要。”

又转头看了眼跟出来的赵云澜,“包括他身上那套。”

之后没再给赵云澜一个眼神。

回去的路上沉默的可怕,赵云澜被拒绝坐副驾驶,一个人委屈地蜷在后座上,穿着新买来的衣服裤子,抱紧了自己的膝盖。

沈巍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这样,心里闷闷的,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车缓缓开进小区,停下。沈巍替赵云澜拉开了车门,赵云澜却窝在后座上怎么也不肯下来,鞋子被踢到座位底下,只一双光脚踩在黑色的座椅上。沈巍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又一次叹气,想想这猫也该到发情期了,自己应该理解,反应这么大肯定是吓到猫了。

他吞吞吐吐地道歉,“我……对不起,我就是不习惯这事,一下子被吓到了。”

赵云澜眼睛亮了一下,还是没动。

沈巍看着一动不动的赵云澜,脑子里浮现出那些猫生气之后拿屁股对着人的视频,不禁失笑,倒是忘了之前的事,弯下腰把人整个抱起来,扛在肩上,然后关上了车门。

赵云澜挂在沈巍肩上,手死死攥住对方背后的衣服,如果还是猫的话,他现在肯定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你干什么!!!”

“带我的猫回家。”沈巍推了推眼镜,单手稳住赵云澜。“而且猫不听话,是要教训的。”

赵云澜趴在他肩上,轻轻地哼了一声。

憋了一肚子不满的赵云澜一回家就嫌弃起自己的新衣服来,他把衣领扯到鼻子下面闻了又闻,一股染料和布匹的味道扑面而来,没有半分沈巍的味道。于是他趁沈巍在书房看书的空当,把新衣服脱了,自己去沈巍的衣橱里拿了一套柔软的家居服。

沈巍发现之后当然是要赵云澜穿自己的衣服,但是赵云澜硬是不脱,沈巍长叹一口气,随他去了。

晚上让赵云澜洗澡又是一场恶战,出于猫讨厌水的本能,沈巍几乎是把赵云澜按在浴缸里洗的。他一手拿着喷头,一手压着对方的肩膀,把之前仔细打上的泡沫冲掉。最后给他洗完擦干弄床上去的时候浴室里满地都是水。

面对满地狼藉,沈巍眼前挥之不去的却是赵云澜修长的脖颈和耸起的蝴蝶骨,还有他镇压对方反抗时手底下鼓动的肌肉。

最后沈巍花了很久才从浴室出来,身心俱疲。卧室里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他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刚掀开被子准备睡进去,忽然头皮一紧。

赵云澜没穿衣服。

沈巍立马抓着赵云澜的肩膀狂摇。

睡的正香的赵云澜被人推醒,一爪子挥开了沈巍作妖的手,咕哝到,“干嘛……”

“起来,穿了衣服再睡。”

“不要……”赵云澜翻了个身,继续说,“除非是你的衣服……不然我不穿……反正猫也从来不穿衣服……”

沈巍没办法,弄不醒人,弄醒也不一定配合,最后想了个主意,那就是把现在床上的被子整个给了赵云澜,他自己去重新拿了一条,在床上选了一块地方睡了。

你问为什么不睡沙发?因为就算他睡沙发这只猫也会黏上来啊。

况且他……已经有点习惯和猫一起睡了。

半夜的时候沈巍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隔着被子往他身上蹭,还有听不太清的急切的呜咽声。沈巍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太困了,大脑倦怠地不肯指挥任何一个神经或是肌肉,他对一切的感受都如隔着一层水,那样不真切。

不一会儿,伴随着一声颤抖的喘息,一切又重归平静,沈巍也再次落入完全的睡梦里。

评论(9)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