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七)

* 前文戳主页
* 有肉渣走链接

链接:
https://shimo.im/docs/UGMHJuBnlJ4YIeNj

预览:

难得的周末开始了,连照进屋子里的阳光都透着轻快的气息。赵云澜到处跑,路过吧台的时候带倒了高脚椅子,最后窜进厨房,一步步被逼到流理台边上。

沈巍向他一步步逼近,他退无可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件白色的T恤被强行套在了他身上,弄乱了一头微卷的头发,脑袋从衣领里出来的时候猫耳朵唰的一下弹出来。赵云澜嫌弃地捏起胸口的衣服,“非要穿吗?”

沈巍呼噜了一下猫脑袋,弄乱他一头卷毛,把裤子塞进他手里,“一定要穿。”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赵云澜今天心情特别好,有种偷吃到鱼干的猫的满足感。他拿着裤子,第一次没有作妖,顺着沈巍的意思乖乖穿好了。

沈巍松了一口气,不一会儿,厨房里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切好的蘑菇和肉丁被推进砂锅里,粥渐渐烧滚,锅盖再也挡不住蒸腾的水汽,米香悄悄地从锅里逸出,飘散在整个室内。

赵云澜窝在客厅沙发上看早间新闻,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拿起遥控器随手换台。电视上画面一闪,赵云澜愣住了,一个他忘记很久的人出现在了电视上——大庆。穿着背带裤,神色焦急地对着镜头,说他丢了一只猫,这只猫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大庆把猫的照片拿出来,摄像机给了个特写,那是一只看起来很可爱也很皮的狸花猫,主持人问他,“这是你的猫吗?”

大庆迟疑了一下回答,“他不是我的猫,但是他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赵云澜关了电视,眼睛心虚地乱晃,虽然是大庆先被别的猫拐跑的,但他也好几个月没想起回家看一看了。

沈巍把粥盛出来放到茶几上,奇怪地看了一眼把电视关掉的赵云澜,又把电视打开。大庆寻猫的采访已经结束了,现在放的是龙城重大交通事故的后续。

正好这通交通事故的伤者是沈巍接的,他就看了一会儿,看完之后发现赵云澜正眼神放空地抱着碗拿着勺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往嘴里送。

沈巍觉得更奇怪了,柔声问,“怎么了?病了?”

说着伸手探了探赵云澜的额头,刘海被撩开,额头上微凉的触感转瞬即逝,还没来得及抬眼,沈巍就收回了手。

“我没事。”赵云澜三两下喝完了粥,故意摊开手抬了抬眉毛,“挺好的。”

沈巍还是觉得赵云澜不对劲。

赵云澜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找到回家的路,他来这儿的时候还是一只猫,算是一路流浪过来的,只能大致记得自己是往北走。他想要回忆一下自己住在哪个小区,却尴尬地发现自己根本没关注过小区名字。

沈巍在书房里心不在焉地看着书,大半神思都系在了客厅里的那只猫身上。总是喜欢黏他的赵云澜怎么今天自己一只猫窝在沙发里了呢,以前都是窝在膝盖上陪他看书的。

那边赵云澜放弃了思考怎么回家,光着脚静悄悄地走进书房。沈巍在赵云澜从沙发上起身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他的动作,他继续假装看着书,紧张到呼吸都变浅,等待着赵云澜。

赵云澜靠着沈巍的腿坐在了地上,膝盖屈起,手里拎着上古异闻录。柔软的发尾扫在脖子上,沈巍一低头就能看见,他忍不住伸手挠了挠。熟悉的亲昵感从指间传遍全身,赵云澜放任他的动作,毫不受影响地看自己的书。

看书的赵云澜很安静,任摸的姿态是一种全然的交付,他的信任贴着沈巍的心,像个明亮柔和的光团,伸出丝丝缕缕的光线,把那颗心缠紧了。人和宠物之间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单向的,单向的感情不能让人感受到快乐,只有像这样,他在乎他的猫,他的猫也在乎他,才是最能长久的关系。更何况,他觉得自己对自己的猫已经不止是饲养和陪伴的关系了,自从看到猫变成人之后,他觉得自己心里生出了别的渴望。

(点击链接阅读全文)

https://shimo.im/docs/UGMHJuBnlJ4YIeNj

评论(24)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