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八)

* 前文戳主页

赵云澜一觉睡醒,天已经亮了,眯着眼睛扫视了一下屋里,没有第二个人的踪影。


猫从来不分辨的自己的感情,一团乱地糅合在一起,喜欢就靠近,不喜欢连一个眼神都不会多给。人类却总是要把感情划分为一二三四五六,亲情友情爱情,哪个都不能僭越。赵云澜不理解沈巍为什么跑出去,是不喜欢他吗,他抓了抓头发,撅着嘴去衣橱里翻了一套沈巍的西装,趿着拖鞋晃荡出沈巍家。


赵云澜里面T恤,外面西装西裤,脚上拖鞋,头发不羁地飞舞着,在忙碌整齐的世界里着实突兀。路人偷偷拿看外星生物的眼光打量他,在心里暗暗嘀咕好好的小伙子可惜了。


赵云澜却对别人的目光毫不在意,拉过一个路人就问xx小区怎么走。最终靠着看电视的时候听到的一耳朵住址磕磕绊绊地摸回了自己以前住的小区。


站在楼下,赵云澜没急着上去,仰着头看那个他常趴着往外看的飘窗,不得不感慨一下这世事难料。虽然回到了住了二十几年的家,心思却不由自主地飘到那个只住了几个月的家里。


走上楼梯,敲了敲门,赵云澜想着一会儿跟大庆报个平安还是回沈巍家去吧。门里一开始没有声音,赵云澜屈起指节又敲了两下,这时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哗的一下打开,一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少年人扑进他的怀里,大庆胳膊肘勾着赵云澜脖子,死命往下压,忍着泪水,眼睛红红的,“老赵你可算回来了。”


大庆的脑袋抵着赵云澜胸口,毛茸茸的,像只猫,不过他本来也是猫了,赵云澜撸了撸大庆的脑袋,觉得这很奇妙,小动物果然天生自带治愈效果。本来只想报个平安的赵云澜心软下来,仗着自己比大庆高把大庆往屋里推,“进去进去进去,在门口像什么话。”


大庆抱着赵云澜就干嚎自己找不到他有多着急多担心,嚎了一阵子才发现不对,猫鼻子凑上去嗅了嗅,问道,“老赵,你衣服哪来的。”


“呃……这个。"赵云澜眼神飘了一下,有点说不出口。


离家出走快要饿死被人捡回去也太丢脸了吧,但是又得给个解释。


末了赵云澜给了大庆一个爆栗,”还不是你的错,出去追母猫,我只能换个铲屎的。“


大庆抱着头,自知理亏,顶着赵云澜的暴力压制问出口,”但是你现在,是人啊。“


赵云澜挥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不自在地扯了扯衣领,”他……就……接受度还挺高的。“


赵云澜说到最后语气低了下去,他忽然想到,沈巍真的能接受他吗,那些他以为很自然的东西,在沈巍看来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惊世骇俗、离经叛道?设身处地地想,沈巍应该是被他吓到了,或许更严重,他踩到他的底线了。


一想到这,赵云澜就沮丧起来。


大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皱着眉头,没注意赵云澜已经自暴自弃地趴在了沙发上,长腿搁在沙发扶手上伸出去老大一截。


两只猫就这样靠着,屋里一时寂静无声,大庆无意识地摸着腿边赵云澜的后脑勺。


沈巍呆呆地坐在客厅里,他在外面吹了一晚上的风,天亮之后小区里开始有人活动,他穿着睡衣,为了不招惹注意只好回到了家。本来以为最多面对尴尬和沉默,或者情况更好一点小猫会自己黏上来,他就正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谁知道,开门之后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家。


他愣住了,他从来没想到他的猫会离开。


沈巍缓缓地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手放在被子上,手底下好像还有赵云澜留下的体温,毛茸茸,暖乎乎的,弄的他鼻头发酸。他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在这段关系中一直是被动的一方。除了最开始是他先伸出手把猫捡了回来,后来都是猫主动爬他的床,主动粘着他,主动把自己的全部喜爱展现给了他。而他呢,只知道步步后退,猫前进一步,他后退一步。


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卑鄙,明明心里是渴望这种亲近的,却偏偏要做出一副不要的样子,一推二推,退回自己的安全区,等着他的猫再黏上来,他才做出无奈的样子接受。


这样对他沈巍而言,一切会容易的多,会让他显的不那么贪心,好像一切是被迫接受的,但是对于似乎有一身孤勇来接近他的赵云澜来说,太不公平。他心里知道,他从抱起猫的那一刻起,就在想着比前一秒更亲密的接触。


他把手撑在膝盖上,抓皱了质地柔软的裤子,半张脸逆光,看不清表情。


此时另一个小区的赵云澜和大庆一起歪在沙发上又睡了一觉,醒来时已是傍晚,周围的住户家里飘来菜香。赵云澜揉了揉饿扁的肚子,把大庆捅醒。
“死猫,晚上吃什么。”


“啊……啊?”大庆猛地醒过来,甩了甩脑袋,迷茫的看向赵云澜,半晌脑子转动起来,“晚饭……外卖吧。”


赵云澜表情微妙地嫌弃了一下,外卖偏咸,他不喜欢。


“我不会做饭,只能外卖。”大庆双手作揖,向赵云澜讨饶。


赵云澜看了看天色,“算了,你一个人在这儿吃吧,我出去一下,不用等我吃饭了。”


说着赵云澜就扔下大庆去玄关换鞋,大庆急忙跑过去,“你去哪啊。”


“去吃饭。”


说着赵云澜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大庆一个人在原地懵逼。此时大庆脑海里只飘过四个字,重色轻友,他打了个寒颤,忽然从久远庞杂的记忆中捕捉到一个关键信息——沈巍。


那套衣服上,是沈巍的气味。


沈巍从早上坐到了晚上,什么都没吃,中途捡起赵云澜喜欢看的那本《上古异闻录》打算看看,但是总是看着书出神。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忽然听到敲门声。沈巍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会是赵云澜回来了吗。他饱含着希望,冲到门口,大力拉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祝红和林静,林静给了他一个笑容,祝红热络地上来解释这次他们是趁休息日来看一下沈教授,顺便带了点吃的。


沈巍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心中的火苗,他觉得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扭曲,声音像是从远古的空洞中传来,把两人邀请进屋。


“我看了一天的书,还没来得及做饭呢,你们先坐,我去做饭。”沈巍垂下眼睛,扯了个谎,飞快躲进厨房里了。


祝红想去给沈巍打下手,被沈巍坚定地拒绝了。


他现在的状态,不想给任何人看到。


祝红一向活泼,林静还在那正襟危坐,她已经打开了电视,调到喜欢的台,拿出自己带来的小零食边吃边看。林静往厨房里偷看了一眼,见沈巍在专心忙活,也高高兴兴地加入了祝红。


沈巍的家里一时间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却给了沈巍一种更孤单的错觉。
微弱的敲门声隐没在了电视的声音中,祝红听了好几次才确认是有人敲门,在厨房里的沈巍更是什么都没听见。


“来了。”祝红长喊一声,放下零食,三步并作两步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祝红愣住了,外面一个年轻人长身而立,衣着有些可笑,但是掩盖不住那种且慵懒且俊俏的气质,再仔细一看,衣服还挺眼熟,是沈巍的。


祝红倒抽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捂住嘴。


沈巍闻声赶来,看见赵云澜也是愣在了原地,“你……你回来了。”


“我没走啊。”


祝红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你……你们……”


赵云澜一听,朝祝红露齿而笑,“我是他的猫。”


随后看也不看祝红,黏到沈巍身上,推着他往厨房走,“我饿了。”


祝红飘忽地回到客厅,猛掐林静大腿,掐得他哇哇直叫。


林静捂着腿,“怎么了我的姑奶奶。”


“我搞到真的了。”









评论(23)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