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九·完结)

* 前文戳主页

沈巍在厨房里安静地切着菜,低头敛目,好像能把案板上的东西盯出花来。赵云澜在他背后,靠着流理台一言不发,清浅的呼吸声清晰地传进沈巍耳朵里。

赵云澜离开不过半天,他的心一直像被一根丝线悬着,不经意间想到他,心就跟着颤一下。现在,他的心放下了。

他惊讶于这种变化,他如此自然的在乎这个人,潜意识快于理智,在他想阻止自己之前心就被这个人占领。

吃饭的时候四个人偶尔聊天,沈巍和赵云澜没有刻意和对方讲话,但是气氛很闲适。赵云澜单手拖着个碗,另一只手拿着筷子,吃的很开心,嘴角上翘,眼睛睁的圆溜溜的。

祝红忍不住看看赵云澜又看看沈巍,脸上挂着迷之笑容,吃完晚饭告别的时候探究的目光一直依依不舍地黏在赵云澜身上,弄的沈巍莫名其妙地紧张。

宴散人去,留下一室寂静。赵云澜转身面对沈巍,沈巍不敢看他,向后退了几步,撞到沙发,踉跄了一下停了下来。

他低着头,先开了口,“对不起,昨晚我不应该走的。”

赵云澜本来也想说什么,一见沈巍开口就不说了,就静静地看着他。

沈巍搓着衣角,一副不安又焦灼的样子。赵云澜条件反射一般走过去,把身子嵌进沈巍怀里,头搁在他肩上,感觉毛茸茸的一团,亲密无间。

沈巍楞了一下,放松了紧绷的肌肉让赵云澜趴的更舒服一点。他不敢置信地抬起手,想要摸一下赵云澜的头,快要摸到的时候,他手又悬住了,脸上浮现出挣扎的表情,最后嘴唇动了动,手轻柔的落在赵云澜头上,把他往自己肩上揽的更近了一点。

陪伴和依恋几乎就是爱情,却又能比爱情走的更长远。这是一种弥足珍贵的亲密关系,如一根绵绵长长的丝带,有时候编织进一绺欲望,就是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把欲望拆出来,不过是两个紧贴的灵魂罢了。

沈巍终于放下了,不再试图克制欲望,他发现之前的自己好愚蠢。因为欲望这东西,根本不会玷污他想要的那种美好的陪伴,相反,还能为他们的关系演绎出更多的可能。

他不知道赵云澜是不是早就看穿了这一点,又或许赵云澜根本没在意,与生俱来的通透。

他偏了偏头,嘴唇凑到赵云澜耳朵上,虚虚的吻了一下。赵云澜慢慢把头转向沈巍,挂着缥缈的笑容,眼神悠远。沈巍像是被那双眼睛迷住了,微张着嘴唇,就那样任由赵云澜一点一点地靠近他,贴上他的嘴唇。

赵云澜的嘴唇温温的,软软的,舌头灵活地钻进他嘴里,带着撩拨的意味,左右舔弄,并不深入。沈巍被撩的火起,此时他屁股抵着沙发,赵云澜前倾着吻他,他的大腿支撑着对方的重量,于是他干脆抱着赵云澜的腰,一个转身把人摔在了沙发上。

赵云澜仰躺在沙发上,被摔的有点懵,红润的嘴唇亮晶晶的。沈巍憋着一口气,解了领带扔在地上,然后将赵云澜困在了窄小的沙发里。

一股子邪火挑战着沈巍的理智,他勉强控制着,赵云澜却在这时伸手摘掉了他的眼镜,用手摸他的睫毛。沈巍眨了一下眼睛,理智全线崩溃,不知名的片段涌上他的脑海,太快来不及捕捉。他疯狂地吻上赵云澜,把赵云澜的T恤推上去,焦渴地摩擦手底的皮肤。

他的嘴唇紧贴着赵云澜的嘴唇,肆无忌惮地横扫着赵云澜口腔内部,银丝沿着唇角留下也无暇顾及,缺氧了就分开,喘一口气又贴上去,你退我进。像草原上两只狮子,野性而又原始,不管不顾地纠缠在一起。

赵云澜也疯起来,把沈巍的衬衫一把从休闲西裤里抽出来,又无师自通地解开了他的皮带扣子。金属的扣子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给了两人一个信号,沈巍放开了赵云澜的嘴唇,喘着气凝视赵云澜的脸。

赵云澜没说话,两人的腿纠缠在一起,他只是屈起膝盖往沈巍腿中间蹭了一下,从下往上,不重,但缓慢。

肉体纠缠,沈巍像是魔怔了一样,不知疲倦地侵占着身下这具身体,这感觉熟悉的可怕,甘美的可怕。渐渐的,他像是出现了幻听,眼前也好像出现了幻觉,像做了一场颠倒的人间大梦。

最后的最后,沈巍终于释放出来,他不敢置信地从沙发上撑起来,看向赵云澜。赵云澜胸口剧烈起伏着,也在看他。

“我想起来了。”

“我也是。”

赵云澜挑了挑嘴角,“我们这算不算王子和青蛙。”

“不算。”

“不算吗?”赵云澜问。

“王子和青蛙只要接吻就能解除巫婆的魔法了。”

赵云澜捂着肚子笑了,笑的很开心。

“那我们这算什么。”

沈巍偏了偏头,此时他褪去了方才的攻击性,一身的温柔,看着赵云澜,“是王子和猫。”

事后赵云澜趴在沈巍后背上调侃他,“所以你是王子了?”

沈巍也不恼,翻了一页手里的《上古异闻录》,摸了摸赵云澜,“反正你是我的猫就对了。”

评论(28)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