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五块钱

巍澜真香

【巍澜】他的猫(三)(医生巍x猫咪澜)

* 前文戳主页

猫有自己的名字,叫赵云澜,以前有个主人,叫大庆。其实主人只是人类世界的通俗叫法,在赵云澜心里,大庆只是个铲屎喂食的,外加一起磨牙唠嗑的对象。

大庆是一只特殊的猫,他能变成人类的样子生活,他曾经在赵云澜还是一只完完全全的猫的时候摸着他说,老赵,你多吃点,早点长大变成人。

赵云澜猫在心里骂了一句骗人的死猫,说好教他怎么化形的,却在他刚刚渡过蒙昧期,即将进入成年期的时候被一只九命母猫拐走了,这一走就没回来。

他一只孤苦无依的小猫,在家里吃光了所有食物,又等了三四天,只靠水维持生命,挨到只剩皮包骨头,终于忍不了离家出走了。他沿着马路一直走,好在路上喜欢猫的人不少,会丢点东西给他吃,他一路靠着这些东西跌跌撞撞地探索陌生的世界,最终被一个人捡了回去。

大庆一直给赵云澜洗脑,猫是世界上最高贵的物种,谁要是捡回去了,就是这只猫的仆人。赵云澜很瞧不起大庆的物种歧视论,但是当那个人双手穿过他的前肢,把他举起来和他对视的时候,他落入那双眼睛里,猫生突然就明亮了,他决定,这个人类以后是自己的了。

他知道了人类的名字是沈巍。

沈巍,让他想起延绵不绝的巍巍高山,配上他沉静的面庞,倒是有点风骨,好名字。

他感觉沈巍一开始一点都不上道,不让他上床,还想让他睡鞋盒子。鞋盒子是猫住的地方吗?不说来个带秋千的豪华猫窝,跟人类睡同一张床总是要的吧?

还好最后在他的卖萌攻势之下,人类妥协了,不然他可能会把睡鞋盒子作为猫生以来最大的耻辱。

他从床上站起来,灵巧地跳到地上,柔软的肉垫无声地踩在大理石地砖上,有点凉。沈巍把能收进柜子里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家里有很多平台可以跳跃,赵云澜满意地爬到这爬到那,巡视着自己的新领地。

最后他卧在茶几上,打开电视无聊地转台,想着沈巍什么时候回来。

沈巍回来的时候打开灯,看见的是这样一幅情景,猫侧躺着睡在茶几上,爪子下面压着遥控器,微微张开的嘴里露出两颗尖尖的猫牙,那一刻,电视嘈杂的背景音变得遥远,沈巍感觉一身的疲惫逐渐散去,他走过去,把那只猫捞起来,放在腿和小腹之间。

脑袋和身体上传来力道适中的抚摸,赵云澜悠悠转醒,舒服的迷迷糊糊的,他感觉全身都被温暖包围,淡淡的消毒水味混着沈巍特有的味道一阵阵撩拨着他的鼻子。那味道对赵云澜来说分外熟悉,有点像山间的冷泉,又像深涧下黑色的山石,有棱有角的杀伐之气包裹在至柔的水中,矛盾得令他着迷。

猫动了动,不满那股消毒水的味道,在沈巍惊诧的目光下费劲地扯出他扎在西装裤里的衬衫,把脑袋钻了进去。人类有没有体香是一个既没有被证伪,也没有被证实的命题。赵云澜一猛子扎进沈巍的衬衫里,肉垫按着软硬适中的腹肌,猫鼻子凑上去蹭了蹭,淡淡的香味稍微浓郁了一点,他很满足,伸出有倒刺的舌头舔了舔,沈巍颤抖了一下,接着他就被拎着后颈皮揪了出来。

“你……”沈巍提着猫,吞吞吐吐地说了一个字,脸上红了一片。

流氓猫赵云澜舔了舔嘴,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沈巍。

“下次不许这样。”沈巍把猫放在沙发上,红着脸跌跌撞撞地去厨房给自己和猫弄吃的。

猫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心里想到,不可能的,下次你还会让我摸让我舔的,谁会拒绝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呢。

沈巍在厨房里切着菜,刀移动的飞快,所到之处食物都被利落地肢解切片。他自小就仿佛直接从石头里蹦出来一样踽踽独行,没有感受过世间温暖,所以格外不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这只猫跟他的亲昵虽然不让他讨厌,但是足以让他惊慌失措。

不一会儿,手下的东西切好,他把那些食物一股脑推进还没烧开的锅里,盖上锅盖,望着盘旋的水汽出神。

赵云澜在这时轻巧地走进了厨房,停在沈巍脚下,立起上身扒住沈巍的裤子,冲着他撒娇一样喵喵叫。

沈巍身子僵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手指动了动,最终敌不过那身柔软蓬松的皮毛的诱惑,弯腰把猫抱了起来,倚在流理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他,等着炉灶上的锅烧开。

锅里煮着鸡肉、蘑菇和卷心菜,水渐渐烧开了,有少量的浮沫涌上来,沈巍拿过滤网把它们捞掉,清澈的汤里翻滚着颜色新鲜温暖的食材,肉香混在水汽里飘满整个厨房。

赵云澜动了动尾巴,一下子就馋了,他以前对吃猫粮是毫无意见的,因为大庆根本不会做饭,外面买的东西又咸,不适合猫吃,所以他也就吃吃猫粮凑合。沈巍做的就不一样了,这味道简直能把他的魂勾出去,闻了这个味儿再去吃猫粮,不如杀了他。

他就要吃这个就要吃这个。

猫当着沈巍的面踢翻了猫粮,在地上打滚,沈巍无奈地看着撒泼的猫,先是拢了拢地上的猫粮,扫到一边去,然后去桌上端自己的碗,他对这只猫宠的简直没边儿。

赵云澜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偷偷抬眼去看沈巍,只见沈巍捧着碗蹲下来,把碗里的肉一片一片挑出来放到他面前的食盆里。鸡肉切的薄薄的,呈米白色,被煮的有点卷,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猫嗖的一下站起来,心满意足地大快朵颐。

挑完肉片的沈巍转身去厨房给自己又盛了一碗,他坐在桌上,猫在他脚下,一人一猫安静地吃着同一锅汤。

吃饱喝足的赵云澜躺在沙发上,甩着尾巴,见沈巍收拾好碗筷过来,乖巧地凑过去,把下巴搁在了沈巍的手里,他觉得自己也该宠一下自己的人类,比如让他摸摸下巴。

沈巍弯了弯手指,摸到的是猫咪下巴上细腻柔软的绒毛,沈巍笑了,有猫真好。

龙大附院外科的人觉得他们的沈主任最近笑的越发春风化雨,整个人都像是渡上了一层柔光,惊诧之余,猜测沈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成了他们最大的乐趣。

林静脑洞最大,他端着茶,撇着嘴,“肯定是偷偷交女朋友了,隔三差五脖子上还有痕迹,要不是女朋友弄的我林静的名字倒过来写。”

“可是……沈教授说了是家里的猫弄的啊。"实诚人小郭反驳。

”笨,都是借口!“林静拍了一下小郭的胸口,小郭委屈的揉了揉胸口。

”咳。“楚恕之咳了一下,林静惊醒,吓得连忙赔笑脸,他怎么就忘了楚副主任对新来的实习生特别关照呢。

祝红一双美艳的眼睛微微一转,悠悠开口道,”沈教授最近在忙龙大的一项课题,听说快要出结果了,到时候我们借口祝贺,要求去他家蹭饭,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主意。“林静鼓了鼓掌。

”那沈教授不同意怎么办。“小郭怀疑可行性。

祝红的目光扫过楚恕之和林静,挑起嘴角,”林静,老楚,咱们三个和沈主任共事没有三年,也有五年了,关系是医院里其他人不能比的,他对我们几个的真心,也能看出来,到时候只要我们坚持,按他那个礼数周到的性格,一定会让我们去他家坐坐。到时候他家有没有猫,一看就知道。“


评论(13)

热度(258)